香港脉搏
Family 健康/亲子知‧解医学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医学院不允许乙肝病毒带原者入学,是歧视吗?
姜素婷
作者:姜素婷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7-07-17 13:39:08

作者介绍

1993年国立政治大学新闻系毕业后,同年回港投身新闻界,先后任职《现代日报》、《星岛日报》及《明报》。现为HealthReportHK.org记者,并为其他机构任特约撰稿人。 电邮:cst@HealthReportHK.org LinkedIn:www.linkedin.com/in/chiangst

  之前因为工作需要,接触了在乙型及丙型肝炎研究上赫赫有名的美国麦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骆淑芳教授(Prof. Anna Suk-Fong Lok)。她廿多年前曾在香港大学医学院任教,除了学术成就及作育英才外,有一件事彰显了身为学者的她关怀社会的一面:替该国遭受乙型肝炎歧视(“乙肝歧视”)的准医科生出头。

  2011年,美国乙型肝炎基金会(Hepatitis B Foundation)于仅仅半年间,接获四宗准医科生及准医生的投诉,指校方因为他们带有乙肝病毒,不允许他们入学,或警告要终止他们的培训,基金会遂把此事搬上台面。

  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CDC)反应也快,于同年年中召开会议,更新远于1991年制订的乙肝医护人员及医护学生建议文件,并于翌年(2012年)7月发布。文件指出,慢性乙肝感染本身,不应妨碍感染者选修医护科系及执业,所有医护机构应严格遵循“标准预防措施”,以保障医护人员及病人。

  有份参与事件的骆教授接受该基金会2012年春季号通讯访问时表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跟1991年毫无乙肝药物的情况下相比,已有七种新药能压抑乙肝病毒复制,促使原本已很低的传染病人风险,低上加低。




  她又认为,拒绝乙肝病毒带原者(注)入读医学院缺乏依据,原因是医科生未必需要施行那些手部需在病人体内而可能被利器或锋利的断骨等所伤的治疗程序(那些并非必修内容),依然能完成医学院课程。言下之意,双方血液没有接触,就算体内有乙肝病毒的医学生,也没有传染病人的风险。

  之后一年,即2013年,美国司法部宣布,乙肝病毒带原者受相关的联邦法例保障,涉事的新泽西州的医学院没有合法依据拒绝两名取录者入读。该校与司法部达成和解协议,需赔偿给事主。同年,美国乙型肝炎基金会共同创办人兼时任执行董事Joan Block与骆教授,因替“乙肝歧视”事主出头,获CDC基金会辖下的一个联盟表扬。

  医学院歧视乙肝病毒带原者,不允许他们入学,其实那很难说得过去。上述的医学院“乙肝歧视”事件后,美国司法部、教育部,以及卫生及公共服务部联署一封给美国各医学院、牙医学院及护理学院等院校的信件指出,该次事件令三大部门关注到,医学院等机构乃基于对乙肝病毒的不正确认识,才可能拒收学生。

  怎样才正确认识乙肝?乙肝是由血液传染的疾病,其中一个主要的传播途径,是婴儿出生时,从本已感染了乙肝病毒的妈妈身上得到。(见世界卫生组织去年发布的Global Health Sector Strategy on Viral Hepatitis, 2016–2021

  95%由妈妈身上感染乙肝病毒的小宝宝,不能清除这种病毒,遂成为慢性带原者,增加长大成人后患上肝硬化及肝癌的风险。不过,近廿多卅年来,这类新生小宝宝如能在出生后24小时内,及时接受额外的乙型肝炎免疫球蛋白注射,则可防止感染从妈妈而来的病毒,避免成为慢性带原者。(见本港卫生防护中心

  上述的世卫文件又提到,慢性乙肝感染的人口比率,以东亚及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地区最高,达到成人人口的5至10%。美国原本对乙肝不太关心,丙型肝炎反而影响他们较大(所以原本在港从事乙肝研究的骆教授当年想到美国发展时,人们劝她三思,说可能断送前程),但不知道是否一众当地亚裔医学界人士的呼吁,此议题这些年来逐渐受到重视。

  美国CDC网站罗列的数字,突显问题所在:亚裔及太平洋岛民占美国总人口少于5%,但占慢性乙肝患者总数(接近100万人)逾半,他们好些是来自亚洲乙肝盛行率高或中度的国家。若不治疗,当中15至25%的慢性乙肝感染会恶化为肝硬化或肝癌,而死于肝癌的亚裔及太平洋岛民,较白人高60%。应对办法是有的,CDC建议相关族群应验血,好能及早发现是否带原者,若是则要跟进(例如定期检查等)。

  今年初,读到美国乙型肝炎基金会的一篇网志,提到他们关注的“乙肝歧视”,在其他国家也有发生,例如一名在阿联酋迪拜一所酒店工作的越南女子,因为乙肝而被辞退、隔离、驱逐出境,甚至终生不能踏足该国。一名在塞班岛工作的菲律宾女子,因为被发现是乙肝病毒带原者,工作签证突然注销。还有美国的军队,仍然不接纳乙肝病毒带原者入伍。

  被问到现在有没有再接到“乙肝歧视”的投诉时,基金会的副执行董事Chari Cohen在电邮里回复说,他们每个月都会接到电话投诉,说自己可能正受“乙肝歧视”。基金会会向有关机构发出信函,提供医生意见。至于军队方面,他们仍在努力。

  早已知道内地面对“乙肝歧视”很久,却从没想过它也在美国出现。就像Joan Block在基金会2012年春季号的通讯回应那次“乙肝歧视”个案说,那是一件令人难过的事,警醒大家“乙肝歧视”也会在美国发生。

  香港有没有“乙肝歧视”?我询问过一位带原者,也问过香港病人政策连线主席林志釉,他们都未曾遇过或听闻。若问我为什么要谈“乙肝歧视”,那我会反问:为什么我们也要留意国际新闻?如果答案是放眼世界的话,那么认识“乙肝歧视”的出发点,也是一样的。

  下一期,会谈谈中国大陆一位慢慢移走“乙肝歧视”这道障碍的人。

注:带原者vs带菌者(carriers)
带原者,即俗称的带菌者,可是,乙肝病毒不是细菌。为免误会,本文用带原者,意即带着病原体的人


  本栏旨在集思广益,内容谨供读者参考,惟不能代替医嘱。如有疑问,宜与您的主诊医生商量,以得出切合您的治疗方案。

返回知‧解医学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只看作者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 暂无读者评论!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