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
Leisure 休闲/购物More Than Fashion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英国《Vogue》揭示传媒寒冬
Ivan Lau
作者:Ivan Lau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7-04-18 12:31:50

作者介绍

刘君孟(Ivan Lau),本地资深传媒人兼形象造型师。被喻为本地新派人气时装专栏作家,文笔一针见血,爱以时装业界之二三事来讽刺时弊。文章散见Yahoo、 Roadshow、《Cosmopolitan》、《经济日报》、《嘉人Marie Claire》和《ELLE》等等。

  纸媒萎缩,不只是香港问题,其实全世界都面对同一困境,就算全球报业巨擘Condé Nast和Hearst亦受牵连,《CosmoGirl》、《Lucky》及《Details》相继结束,就连Style.com也要转型做网购店。全球纸媒发行量和销量不断下跌,经营环境愈来愈差,都是铁一般事实。而随着大众阅读习惯和广告商将广告费转移到电子平台,各大媒体也争相走入这个避难所。但纸媒始终有一定生存空间,不会一夜间全部消失。汰弱留强是在所难免,但今日有本事留下来的,亦不代表可衣食无忧。

  历史悠久的《Vogue》,是Condé Nast的旗舰刊物,亦是名气最大的国际时装杂志。早前宣布由著名造型师兼《W》创意总监Edward Enninful,接掌英国《Vogue》主编一职,取代快将卸任的Alexandra Shulman,消息震惊时装界,因为Edward Enninful将成为英国《Vogue》创刊100年来首位男性主编。但最令我感意外,是Condé Nast破格钦点强项是造型设计的Edward Enninful,而非聘请擅长文字专案或行政管理的人来做主编,绝对是一大突破,在业界亦非常罕见,至少在香港就不可能发生这情况。再者,从集团另一本杂志《W》身上挖走他,这举动亦不寻常,因为英国《Vogue》现任时装总监Lucinda Chamber在行内亦很有名,是Marni的创意顾问,效力《Vogue》更长达36年,资历比Edward Enninful深,为什么Condé Nast舍弃内部晋升?熟悉他俩作品风格的人都知道Lucinda Chamber风格细致优雅,而Edward Enninful则以创意闻名。Condé Nast目的何在,都不用多说,明显是想借助他的超凡创意,来一次破釜沉舟,将死气沉沉的英国《Vogue》大改革,以创新提升竞争力。



文化人出身的Alexandra Shulman一向敢作敢为,她曾写信给各大品牌投诉服装sample只适合骨瘦如柴模特儿穿着,亦曾经在编者话控诉品牌,更试过在准备印刷前30分钟临时转换封面主角。如果香港杂志主编是这样,恐怕第二天已经被解雇。她毅然辞呈,除了个人原因,相信Condé Nast高层的施压也是导火线。



Alexandra Shulman强调自己不是美术指导方面人才,25年来亦只参与过一次拍摄工作,但她是主编,那应该坚持己见,抑或听取民意?左边是Alexandra Shulman喜欢的封面照,而右边那张是她编辑部同事一致认为最适合做封面,我的选择都是右边。这些和主编在美术创作出现的分歧,香港时装编辑们应该感同身受。


  Alexandra Shulman的辞呈,虽然业界都感到可惜,但其实对杂志长远发展来说未尝不是好事。Alexandra Shulman在英国《Vogue》效力了25年,虽然她是文字作家出身,但视野广阔,自92年担任主编以来,帮杂志建立名声,Kate Moss和已故王妃戴安娜的封面都令人难忘,甚至大胆到用剪影做封面,亦聘用多位新晋摄影师,Craig McDean、Corinne Day、Tim Walker和Juergen Teller都是这样走红。与英国时装协会紧密合作,以BFC/Vogue Designer Fashion Fund奖金扶助英国年轻设计师。改革网站和VogueTV的成功,在发行量和广告收益方面的贡献,都是她任内功绩。但visual始终是她弱项,而visual对一本国际时装杂志来说就更重要。在BBC记录片《Absolutely Fashion》里有一幕,我印象很深,是去年Alexandra Shulman和编辑部同事在会议室讨论Kate Moss的封面设计,一众编辑和她都持相反意见,而最后她挑选了一个连创意总监Kate Phelan都认为很普通的设计作为封面。一本时装杂志能否吸引到读者眼球,封面设计是很重要,当一位主编知道自己并不是这方面专才,是否应该要接纳编辑部民意,以弥补个人不足。但她执持己见,从创作层面看,对一本时装杂志来说并不健康。而这情况,其实在本地杂志行业也很常见,安全永远第一,创意其次,时装编辑们触角有多敏锐,都永远不能凌驾主编和出版人的决定。


Edward Enninful强项是时装造型,而且其风格从来不是走稳阵路线,Condé Nast找他掌舵百年历史的英国《Vogue》,我认为绝对不是冒险,是他们知道时代变了,时装杂志不能一成不变。

Condé Nast不是第一次找男性来担任《Vogue》主编,2013年泰国版《Vogue》面世,他们便请来前泰国《ELLE》男主编KullawitLaosuksri掌舵。


  其实早于去年Alexandra Shulman已萌生去意,是因为时装界每天都在变,随着电子平台出现,步伐更加急速,环境生态和社会文化复杂了很多,消费模式转变,都令她感到无所适从。2011年她邀请人气女歌手Adele做封面主角,但竟然成为销量最差的一期杂志。她找来plus size模特儿Ashley Graham拍摄封面,又遭到多个品牌拒绝提供服饰,种种令人沮丧原因加上销量下跌,她在一些访问里,都已经暗示对这行业失望。毕竟在一个岗位25年,一把再锋利的刀也会钝,或者Alexandra Shulman都知道是时候退位让贤。Edward Enninful未必有Alexandra Shulman和Anna Wintour在职场上那种charisma,但有一件事好肯定,他在visual的创意和胆识,必定可以为英国《Vogue》带来新冲击。

返回More Than Fashion
其它More Than Fashion文章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只看作者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 暂无读者评论!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