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
International Affair 世事 论尽中港台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浩鼎门”的程序公义
岑逸飞
作者:岑逸飞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7-05-18 10:51:15

作者介绍

资深时事评论员,曾任电台时事节目《时事分析》主持达十五年之久,也曾出任电视时评清谈节目主持及电台时事清谈节目主持,如《岑逸飞看世界》、《岑逸飞怪论》等,亦曾为报章社论主笔,以及为各大报章撰写时评专栏。为学专研中西历史哲学及《易经》义理,游走于儒、释、道思想之间,旁及法家、纵横家、墨家、阴阳家、兵家以及术数风水,熟读诸子百家典籍,其风格独树一帜,见地精辟。现为传媒及文化工作者,并担任大学兼任教授,讲授课程包括如何将中国传统文化应用于现代社会。

   周浩鼎是现任香港离岛区区议员及立法会议员,并为民建联副主席。2016年初,他因出选立法会新界东补选,竞逐立法会议员汤家骅辞任后留下的空缺,其言行开始受到媒体关注。最近香港立法会的专责委员会,因调查香港特首梁振英被指收受澳洲公司UGL报酬5000万港元事件,在立法会召开闭门会议,结果被发现,委员会副主席周浩鼎提出的一份修订文件,被发现是来自特首办。


   其后特首梁振英也承认曾修改了修订,此事引起舆论哗然。究竟周浩鼎与特首之间是否存在某些特殊关系?内中有无政治“丑闻”?就像美国上世纪70年代发生的“水门事件”,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水门综合大厦发现被人侵入,而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试图掩盖真相,直至窃听阴谋被发现,其中过程扑朔迷离。而如今的“周浩鼎事件”又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因而被一些媒体形容为“浩鼎门”。


   所谓“浩鼎门”问题,其实要一分为二,其一是特首梁振英的行径,其二是周浩鼎本人的处理手法。关于第一点,特首梁振英作为被调查的对象,他关注事件,并且对调查范围提出修订,可以理解。正如特首梁振英所说,他作为被调查对象,有需要亦有权向委员会表达看法。梁振英又表示,专责委员会调查时应该涵盖过去两年多在香港社会上提出(无论有道理或没道理)的问题。观乎特首的这些解释,表面上言之成理,当然会否被专责委员会接纳另当别论。


   但最有问题的应是周浩鼎本人。首先,周浩鼎身为专责委员会副主席,应否向被调查的对象通风报讯,已很值得商榷。正如科场上的考官,若向考生泄露试题内容,后果可大可小。在隋、唐、宋、明各朝,对这种舞弊的处罚,是停职或流放,但在清代则是斩立决。虽然周浩鼎表示,是特首主动向他提出作出修改的想法,但由于此事存有角色冲突,对于特首的请求,按照民主社会的“程序公义”,以他的副主席身份,有必要先向专责委员会主席谢伟俊请示,然后知会专责委员会其他成员,方能符合公正和透明的原则。


   如今的情况是,周浩鼎是绕过了谢伟俊,暗地里与特首联络,直至谢伟俊向他查问,才得悉事件。究竟这是出于他的疏忽,还是有意隐瞒,只有天晓得。表面上,他没有犯法,虽然已有议员向廉政公署举报他是公职人员行为失当,但他会否被控,即使被控,法庭如何判决,都是后话。但在公众眼中,他作为政治人物,其政治道德和诚信,就很值得质疑。当然,一说到道德,真正的道德判官,还是当事人自己。周浩鼎若是有心隐瞒他与特首的特殊关系,他是否心中另有所图,这在道德上是心中有愧,还是心中无愧,只要他午夜扪心自问,就清楚得很。在佛法来说,因果自负,怎样也逃不掉的。


   无论如何,即使若如周浩鼎对“浩鼎门”的解释,在于他的“政治敏感度不足”,引起公众对他的观感不好,而要致歉,可惜这种致歉不足以平息民愤。仅是他在“程序公义”上所犯的错,起码也要辞去专责委员会的职务,才能还给香港人一个公道。

返回论尽中港台
其它论尽中港台文章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只看作者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 暂无读者评论!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