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
Leisure 休闲/购物伪文青看戏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否认》不能被抹杀的真相
张山地
作者:张山地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7-04-18 14:29:40

作者介绍

张山地,伪文青一名。总喜欢躲在黑盒子里,沉醉于电光幻影,用百几分钟去经历别人的人生,开怀地大笑和不争气地流泪,以为能在黑暗中逃避现实的纷乱,却按捺不住在步出光明后,把虚幻扣连生活,思考二三事,呼一口气,继续在狭缝中寻找生活的空间。深信缘分,不论遇上好片或烂片,也是发掘不同可能性的机会。

   我从来都知道历史不等于真实,每个撰写历史的人都会有其立场,令到历史有各自诠释的空间。每一个历史学家都能够互相争拗事件的起源、如何发生和原因,然而,有些历史是事实,并不是透过任何争拗便能够抹杀。



   《否认》(Denial)便是一个争拗有没有发生过二战大屠杀的故事。电影改编美国学者Deborah Lipstadt根据自身经历撰写的著作《History on Trial: My Day in Court with a Holocaust Denier》,她被希特勒历史学家David Irving因Deborah在其著作中批评他为“极右派”和“纳粹大屠杀否定者”,而对她和其出版社控告诽谤。由于提告的地点为英国,根据英国法,Deborah需要在法庭上证明大屠杀是真实存在。


法庭里审历史


   全片以法庭戏和搜证的桥段为主,先谈前者,法庭戏要有的兵法、喋喋不休、连珠炮发的戏码全都有齐,气氛够紧张。诚如在文中开首所说,有些历史事件是真确地存在过,难有否认的空间,但双方互相出招,的确能争一日的长短,特别是在直路上,法官的提问是令人捏一把冷汗。也许我和主角们也沉醉着如何让真理愈辩愈明,忽略了他提问的要点,如果他是真心相信他的立场而写,是不是不构成诽谤?



   答案还待戏中寻,但这个提问足以令我们思考,当我们太过相信某一件事时,会不会有些盲点让我们看不到?在法庭审判历史,看似很荒谬,但在戏中你还是会看到,一班希特勒的支持者依然否认这段历史,他们是不是太过相信其立场而看不到历史的客观因素?死了人是事实,加上不少客观的论证,不能说没有拍到毒气室就能否认这段历史。


   其中一个只有数秒的画面,表达到历史学家的不安,当此案成为案例,是不是每做一个研究,都需要面临被告的风险?能言善辩的Deborah在记者会中提供了答案──捍卫真相,以事实去诠释,言论自由是建基于事实。


律师不是冷血


   相比起和Irving的争论,Deborah和律师团队的冲突更为好看,这代表着法律学和历史学派别上的拉扯。两者的取态不同,是理性和感性之争,但同样为公义而战,只不过双方(特别是Deborah)的不理解,让双方火花处处。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当然是在集中营所拍摄的一段。我没有到访过,但在不同的电影中看到营内的景象,总是觉得沉重而难过。在《时》里,Deborah误会律师Richard无视历史。由于他们到访的目的是搜证,而非悼念,因此,Richard在那个场景里,不断发问理性的问题,力求还原当时的真相。



   两个人对于打官司采取的态度,正正是两个派别的缩影。律师的提问固然十分尖锐,为的是确保真相不会被质疑,毕竟法庭是个讲求理性的地方。律师并非冷血,相反是以最严谨的态度去回应历史,捍卫真相,他的所作所为是令人敬佩的。除了赢输的考量之外,他阻止幸存者作证,更是为了保护他们的尊严,免受二次的伤害,更令人感动。


伪文青推荐指数:3.5★(言论自由并不等同捏造“事实”,电影捍卫历史真相的重要性)


电影预告片:


返回伪文青看戏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只看作者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12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