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
Wealth 财智大国钱途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候任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 退休·医疗部署到100岁
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7-07-03 14:11:01

  “人生有多少个10年?”对于候任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来说,2012年至2020年这10年相信会是人生一段奇妙旅程,甚至登上人生另一个高峰。访问陈肇始之时,政府仍未公布新一届的领导班子名单,但盛传,接替高永文升任为新一届局长之说已甚嚣尘上,结果她成为新任班子中唯一女局长,甚为瞩目。




候任食物及卫生局长陈肇始Profile


59岁,未婚
学历:
‧2007年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硕士
‧1999年香港大学哲学博士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教育硕士
‧毕业于圣保禄中学
履历:
‧2017年(7月1日履新)候任食物卫生局局长
‧2012年 食物及卫生局副局长
‧2011年 世界卫生组织顾问
‧2011年 吸烟与健康委员会副主席
‧2004年 香港大学医学院助理院长,其后出任护理学系科研总监
‧1995年 香港大学护理学系讲师,其后升任护理学教授、系主任
‧1982年 赴英国修读儿科护理,回港任职公立医院儿科深切治疗部
‧1980年 注册护士
‧1977年 玛丽医院学护

  2012年,陈肇始获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邀请出任副局长,其时,她在香港大学护理学院护理学担任教授及科研总监,转任食卫局副局长新职时,正值大学发展的高峰期。

  陈肇始是护士出身,其后继续进修取得相关资历,出任港大护理学系讲师、教授、系主任、港大医学院助理院长等要职。她亦关注公共卫生,关注反吸烟的议题,是位具备行政、教学、科研及熟悉公共卫生的学者。


  她受访时仍任副局长,她申明不谈政治,只回答食卫局工作问题,人口老化问题是未来焦点。港人活到100岁是很平常的事,寿命延长势必加重医疗负担,连陈肇始都忍不住说:“我会当自己有100岁命来为未来部署。”

  她说,政府计划加强基层医疗服务,务求减少入院人次,同时也会致力促进市民进健康,推行低盐低糖饮食餐单教育市民。至于自愿医疗保险计划将按既定规划于明年逐步推行,建议有能力的市民为自己的医疗开支作未雨绸缪的打算。



食物及卫生局长高永文(左)即将离任,由现任副局长陈肇始(左)接任。高永文称过去5年和陈肇始互相配合,大家的政策理念接近,非常感谢她的帮助。


  任内,陈肇始感谢高永文局长很信任她,很多新成立的委员会包括促进母乳喂哺、推广器官捐赠、精神健康咨询推广等委员会,都交由她独立运作。工作需要,她也要接触各行各业包括“鸡佬”、“鱼佬”、“猪肉佬”、反对兴建骨灰龛的学校、团体。她坦言,这些经验和历练是是在大学无法获得,十分宝贵。

政府市民齐为长寿作规划

  “愿我会踩火箭带你到天空去


  在太空中两人住


  活到一千岁都一般心醉


  有你在身边多乐趣”

  林子祥这首《分分钟需要》以“活到一千岁都一般心醉”本来是形容相爱的人想甜蜜活到一千岁。但在科学倡明的现代社会,港人寿命的确愈来愈长,数据显示到了2064年,女性寿命达92.5多岁,男性也有87岁,日后活到100岁已是平常事。


  可以预期的是,未来人口老化会对医疗服务造成很巨大的压力。政府预测,估计10年需要增加5,000张病床应付需求。

  陈肇始表示,从全球人口老化的速度来说,香港属于人口老化速度快的城市,这对医疗体系造成很大负担。人口老化令严重患病的人延长治疗时间,人年纪大了身体总会有毛病,使用普通科门诊服务的需求自然增加,其他如牙医服务、眼科服务的需求也会飙升,所以政府一定要准备应对方法。不然,即使政府兴建设有2,000多张病床的启德医院,也是不够应付未来需求。




  陈说,特首在施政报告预留2,000亿元做10年计划,可想而知未来的医疗需求是非常巨大,但如果只是不断兴建医院,这个需求是无休止,所以必需要想构思一些措施控制入院率,才是比较有效的中长期应付需求的方法。

  她说,假如想市民减少入院,便要致力促进市民健康,基层医疗及社区医疗服务也要改善。当人有急病入院治疗出院回到社区后,社康护理需要作出配合,所以未来在复康、基层医疗、社康护理、预防等各方面也要大力改善。

减少入院率助减轻财压

  陈肇始说,医管局做了一些数据,65岁以上人口与65岁以下人口的入院住院日数差别很大,前者入院率较后者经由急症室入院率也高很多倍。65岁至85岁人口入院率也高出65岁以下人口入院率高很多倍。

  到了2064年,港女性寿命达92.5岁,男性也有87岁,从经济的角度考虑,政府必须在基层医疗多做工夫。现时政府资助医管局逾90%,即使只住院一日成本也很高;即使病情很轻,医疗成本也很高,因医院必须提供病床、医生、护士、化验、抽血这些医疗服务,成本不轻。陈肇始认为,除了病情严重必须入院才入院,政府也希望能减低入院率。

  做过一些读者意见调查,有读者说意识到未来人很长寿,但他只能为自己计划到70多岁的生活开支,往后就想不到如何筹划以后的生活开支。

  料不到陈肇始对此十分认同,马上接口说:“我会计划自己活到100岁来部署。”说完她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记者于是问她有什么建议给市民为将来可以活得很长寿作准备。

  “从预防的角度说由于医疗开支很巨大,所以个人一定要照顾自己的身体健康,令自己减少入院,因此生活要过得健康些包括不要吸烟、饮酒,少吃不健康的食物,但这些老生常谈的话说来容易,但却很难实行。”


先从健康饮食教育入手

  陈说,政府也会从制度上入手促进市民健康,例如成立“减盐减糖”委员会(降低食物中盐和糖委员会)实行从行业方面着手,例如循生产豉油、巧克力的工厂方面着手,请他们在制造产品的时候已经减低糖盐的成分。业界制造产品时应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指引;每人每日摄取多少分量便已足够,超出水平便属于超标。除了个人生活习惯,政府尽量劝喻之外,政府也会从制度上入手促进健康。“预防是大家都知道但却很难实践,所以要想多一些策略来提高效率。”




  事实上,“为了减低国民少吃高糖份食物,美国禁止大杯装汽水,英国就征收糖税(Sugar Tax),香港有无类似相关的政策可以仿效呢?”

  陈肇始说,减盐减糖委员会其实都是迈向类似的工作而行,但香港暂时未去到要征收糖税Sugar Tax的地步,因为立法的过程很漫长,政府需要对业界做很多咨询工作,因此需要与业界沟通并取得平衡。

  她认为最起码都要教育市民,假如市民都认同少盐少糖的饮食习惯,生产商及持份者才会因应市场的需求,愿意推出相关产品而并非政府迫他们去做。

  所以,政府会从教育市民方面入手,做多些宣传。看看生产商能否自愿推出少盐少糖的产品,而毋须一下子去到立法阶段。因为一提到立法业界便会很抗拒。

少甜少油政策愈见成效

  她又说:“很多时候是政府一厢情愿以为这样做会很好,殊不知当中原来存在好多困难,若果政府用强硬的手段可能会惹起业界反弹,若从自愿性开始入手可以慢慢将困难慢慢拆解,到了一个点,大家都认为时机成熟,觉得可以立法才立法。”

  事实上坊间已有一些少甜产品,如少甜维他奶、少甜柠檬茶也颇受欢迎。对此陈肇始也同意:“是啊,是啊,我都觉得少糖成功过少盐,以豉油为例,业界说他们推出了少盐豉油,但售价贵些而且反应不好。”

  陈说,虽然也有人建议食肆可否做推出一些低盐餐,但原来厨师煮中菜时好少理会盐的分量,只顾撒一把盐便下锅炒菜。餐厅最大的考虑是若果菜煮得太淡,客人可能不喜欢而减少光顾,餐厅会有很多考虑,所以过程需要慢慢改善。假如市民要求,觉得这间餐厅没有低盐餐便不光顾,市场便要因应需求而运作,所以对市民的教育是很重要。

急症室加价求诊人数料减一成

  急症室求诊轮候时间长经常被公众投诉,同时也为公营医疗系统造成一定压力,每逢流感高峰期,求诊人次都“迫爆”急症室,轮候间过长亦为传媒争相报道。医管局分析后认为,急症室收100元与私家医生收200至300元差距太大,成为“吸客”原因,建议急症室加价收180元,陈指希望急症室加价后与私家医生收费差距缩小,看看可否改变市民的求医习惯。急症室加价新收费已由6月18日开始,政府初步估计希望能降低10%急症室求诊率。



政府期望急症室加价后,能把部分求诊人次转移至私家医生。


  陈肇始说:“急症室设有五级分流制度,包括1.殆危、2.危急、3.紧急、4.次紧急、5.非紧急。但传媒经常报道病人要轮候数十小时,其实是属于次紧急、非紧急个案即第4及第5类个案而不是紧急、危殆个案。”

  陈续说,从市民的角度即使肚痛、肠胃炎也是需要到急症室求诊,但医管局评估这些个案认为可以等候。反而是交通意外,“给人用刀斩”的伤者就必须优先处理。

扭转病人依赖急症服务

  陈肇始指医管局做了分析认为,急症室收100元与私家医生收200至300元差距很大,吸引了很多非紧急病人来求急症室求医,因此提议加到180元,看看可否市求医的行为模式。她又说,过去10年急症室没有调整收费,但医管局服务是受资助,资助百分率一直没有改变,变相便会令服务成本增加,引致资助率下降,这点属于财政管理的考虑。

  “以前,急症室零收费到后来收100元,确实堵塞了一些求诊人士,但久而久之市民已习惯了付100元。”虽说次紧急、非紧急个案轮候时间长,但病人居所附近有急症室,他们来急症室“领完筹”后再回家吃饭,之后再来看病仍赶得及,她坦言或有个案认为这样到急症室求诊仍较向私家医生求诊划算。

  陈肇始说:“医管局为了扭转这个行为模式,建议不如加价,反正过去10年医管局也没有加价,加价后市民也许会衡量,花180元看急症室与看私家医生的分别不大,为免轮候时间很长,可能便会选择去看私家医生。”

  被问及政府估计急症室加价后,可以减少多少人不去急症室求诊。陈肇始说:“当局非常初步的评估,急症室加价后或许可以减少10%急症室求诊人次。”但她说,实际情况如何仍要观察一段时间,之后再用数据比较分析,才可以知道加价后急症室求诊人次有没有减少。”

配合增加人手门诊服务

  陈又说,除了急症室增加收费,政府也建议医管局增加夜诊及普通科门诊,以减少非紧急个案到急症室求诊。医管局也承诺会增加普通科门诊,至于夜诊方面,基于目前医生护士人手短缺,若果增加夜诊可能会分薄日间的医护人手,医管局认为不符合效益。’

  被问及急症室加价对私家医院的影响,陈肇始说,政府不认为急症室加价会带头引起私家医院加价。“过去10年医管局没有加价,但私家医院不会因此而不调整收费。”她说。

  她指急症室加价并非单一措施,其他措施包括增加人手,增加病床,增加普通科门诊,希望透过多项措施配合看看是否能够有效减低急症室求诊人次。

  本刊就急症室加价进行数次民调,发现“有七成意见认为加价幅度可以接受,并认为加价可以缩短急症室求诊时间。”陈肇始说,今次急症室加价加普遍为社会接受,相信与医管局10年没有加过价有关,立法会议员对急症室加价也普遍接受,但就建议要增加普通科门诊,改善基层医疗协助纾缓急症室的压力。


医保、年金、退保政府全盘计划


  “应付人口老化,政府已预留2,000亿元兴建新医院、重建旧医院,应付未来医疗需求。政府倡议的标准保单鼓励中产人士购买,从而多些使用私营医疗的“自愿医保计划”,将如期在明年推出。



面对人口老化问题,政府已预留2,000亿元兴建新医院及重建旧医院。


自愿医保平衡双方利益

  政府早前公布规管自愿医保保单的12项最低要求,有10项要求最先推出,余下两项要求包括“必定承保”以及“保单自由行”由于社会意见分歧、未达共识,留待日后再处理。陈肇始说“不是不做,但仍要与持份者沟通及讨论”。

  陈肇始说,自愿医保计划会如期在明年推出,政府会相应推出税项优惠,并撰写好实务守则供保险业界遵守。她承认,“必定承保而附加保费率设有上限”这一项要求很受市民欢迎,由于“必定承保”需要成立高风险池支援,但有部分立法会议员质疑,若使用公帑帮助病人购买私家服务,有利益输送之嫌,提出反对。

  同样,曾有人提出以优惠折扣鼓励更多人购买自愿医保,也因为有立法会议员指有利益输送之嫌而反对。另一边厢,保险业界却指政府投放43亿元成立医保基金,款额太少,不足以支持计划运作。但陈肇始说,政府不能因此不断加码,何况立法会已存在反对声音。

  加上保险业担心在保单可以由自行之下,由A公司转去B公司会带来风险,因此政府将“必定承保”以及“保单自由行”这两项与风险有关的要求暂时搁置。陈肇始表示,“政府不是不做,但需要与持份者沟通、讨论。”

  被问及医疗通胀会否令购买了医疗保险的人将来不够钱支付医疗开支?陈肇始表示,“政府作预算的时候已将通胀计算在内,但政府已经明言保费会按通胀调整,根据以往经验通胀不会突然飙升得很厉害。”

预留2000亿元兴建医院

  政府近期推出65岁可以购买年金的计划反应非常好,年金的回报率保证有3至4厘,市场上属罕有。记者问陈肇始,面对人口老化问题,政府有没有组成跨部门会议,全盘考虑及制定如自愿医保、年金、退休保障这些关系市民未来生活福祉的政策,更有效帮助市民为未来退休生活做好安排。

  陈肇始说,特首的施政报告有章节谈到安老、扶贫助弱。人口老化,长者有不同的需要,对于能够活动自如,出外行走的长者,政府已安排“两块”乘车优惠,目的是鼓励老人家多出外活动,扩大社交生活。若果长者需要入医院,便交由10年计划那部分去处理。

  陈肇始又说,以往政府不会有10年计划蓝图,但现时已预留2,000亿元作兴建医院,以及重建旧医院,以应付人口老化带来的医疗服务需求。政府又预留了100亿元作公私营协作计划,这些安排便是应对人口老化预留资金,用来准备现时我们无法可以预见的事情之用。

星洲抢人才“正视问题资源分配要到位”


  近来有声音指香港不珍惜医护人才,反观新加坡却十分重视人才,本港有些医生、护士、物理治疗师被新加坡吸引过去。新加坡对这班专业人才无论薪酬、发展都十分重视,是否香港反而不重视自己的人才,忽视专业培训及专业发展?



陈肇始说医管局已成立了部门,跟进医护人手不足的问题。


  陈肇始说,刚发表的“医疗人力规划和专业发展策略检讨”报告其中一部分就是研究专业发展。现时香港有十多个法定的管理局及委员会,包括医委会、香港牙医管理委员会、香港护士管理局等等。

倡设护士专科学院

  她以护士为例,他们也希望成立一个有法理基础的护士专科学院,希望仿效医生设立考试制,护士要达到某一个水平才可以评为专科护士。现时是由医管局厘定专科护士资格,医管局提供内部培训,护士若能完成专科培训获医管局晋升,就可以称为专科护士。


  护士专科学院构思设立一些标准的专科考试,合格后才可以评定为专科护士,但这个建议必须与医管局商讨并获得当局承认。陈肇始说,这些也是属于专科发展。

  此外,目前有些专业未受规管例如营养师、临床心理学家,政府构思为这些专业推出自愿登记注册计划,为这批专业人士做注册,这是参考英国的做法,这些都是让专业前进的构想。

检讨改善培训工作

  记者追问陈肇始,政府是否不够重视专业护理人才?陈说,这个问题涉及医管局的管理,早前政府发表的“医院管理局检讨督导委员会报告”其中一项建议,便是提议医管局就员工的管理和晋升培训作出改善,医管局已有时间表逐步改善。

  另一方面由于人手不够,医管局员工要申请到外国培训进修也有困难,或者机会不多,或者进修时间很短,窒碍了员工的发展。政府对培训员工十分支持,已要求医管局一定要作出改善。陈肇始指医管局已经成立了一个培训部门跟进,虽然未必一时三刻做得很完善,希望这个人手检讨报告建议人手配套有改善,连带培训工作也会得到改善。她称曾出席很多论坛,听到其他专职医疗人员觉得医管局不重视他们,资源多数拨去开设医生职位,令其他专职医疗缺乏晋升机会,他们也有怨气。陈肇始认为应该要正视问题,将资源分配到位,令整个医疗团队一齐发展。

现时本港法定医疗管理局及委员会
管理局及委员会    注册人数(截至2016年年底)
医委会          14013
香港牙医管理委员会    2441
香港护士管理局       52389
香港助产士管理局     4540
香港中医药管理委员会   9956
药剂业及毒药管理局    2659
医务化验师管理委员会   3443
职业治疗师管理委员会   1911
视光师管理委员会     2180
放射技师管理委员会    2209
物理治疗师管理委员会   2956
脊医管理局         209
资料来源:医疗人力规划和专业发展策略检讨

医委会改革惹业界抗议

  去年,食物及卫生局提出《2016年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建议增加4位界外委员以促进医务委员会(医委会)的效率,但被医生以阴谋论分析政府的动机,指政府想藉此操控医委会,放宽大陆医生透过有限度注册来港抢本地医生“饭碗”。大批医生举行静坐抗议,修订条例草案最后不获立法会通过。



医委会改革惹来业界阻力,陈肇始指政府有诚意,希望双方最终能达成共识。


  食卫局在今年6月卷土重来,再将《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提上立法会首读。记者问陈肇始会否担心医生又再静坐抗议,她说“希望一人走一步,好多市民都接受政府的建议,希望医生聆听市民的诉求。”

  陈肇始说,立法会首读之后会召开法案委员会,各方都会发表意见,届时大家可以在法案委员会讨论将问题慢慢扭松。她说,今次和上次不同,没有一个时限规定要几时“谈完”。与此同时,政府已经将提议的方案尽量优化。

  问陈会否担心没有限期,令条例草案拖到无疾而终?因曾经有人提过修订草案可以“倾足三年”。陈肇始说,法案委员会是没有时限,但大家除了在三方平台沟通,外也可以在外继续沟通。

  她强调医委会必须为本港的医疗水平把关,政府今次对医委会组成的建议,其实已经接纳了医生的诉求并加以改良。例如今次政府将香港医学专科学院两个委任的席位,改由选举产生不再委任,因此不存在政府操控医委会,摆放好多委任的人在医委会。

  陈肇始很明白医生的忧虑,但医委会不是医生工会,医委会的职责是要为本港的医疗水平把关,因此,政府要在医管局、大学、卫生署委任委员。她指由选举产生的委员虽然有知名度,但能否胜任为医生考试制度建立一个标准又是另一个考虑。

  她说,政府会在委任与选举之中取平衡,不会将委任席位变作选举产生,政府与医生之间的分歧虽然暂时未能达成共识,但她强调:“政府是有诚意做好这件事。”

工作狂再闯事业高峰


  回顾5年的食物及卫生局副局长生涯,陈肇始说不敢自己评价自己,但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入局之初,身为学者的陈肇始,在立法会内被议员“骂”的时候觉得好难受,如今心理上已经调节,她明白在很多事情上局方与议员各有立场、各自表述。任内最难忘是要向那些拖住鸡笼抗议的鸡贩做调解。



陈肇始说自从传闻指她会再上一层楼,接替高永文局长担任食卫局局长之后,在街上多了人认识她,有的士司机更可以直呼其名:“啊,你是陈肇始吧!”


  由于骨灰龛在沙田石门选址遭地区人士强烈反对,她也要出尽浑身解数游说区议会和反对人士同意政府的建议。这些经历是大学所没有,同时也增加她的历炼和扩阔视野,她对此十分珍惜。


由教育到政界极速学习

  陈肇始于2012年获食物及卫生局长高永文邀请加入政府,出任副局长之前,她是香港大学护理学院护理学教授及科研总监。她坦言:“新任副局长过程需要极速学习,虽然我在港大的时候做了前后12年的护理学系系主任,对于管理大学、学术研究、教学,我是很掌握。由大学转任副局长的时候,我在港大正值事业的高峰。”但当上副局长有好多事情便不同了,很多事需要向持份者、业界游说,要平衡各方的利益,而且要经立法会讨论。

  陈肇始最深刻印象是上任两个星期之后,便要去立法会出席联席会议,讨论“香港配方奶及相关产品和婴幼儿食品的销售品质守则”简称“香港守则”。由于她不熟悉立法会的人事及运作,她以学者的态度讲清楚自己的意思,却在立法会“给人骂”,那时觉得好难受。但后来才发现其实是不需要辩解,在立法会任由议员批评责骂便可以,总之要“给人骂两句”才算数,但当时很难受,需要心理调节,如今已经慢慢调节过来。

平衡公众与政府需技巧

  过往,陈肇始会觉得政府为什么不做这样,为什么不做那样,但原来处理政策的过程并不简单,且需要很高技巧,需要顾及平衡,一方面需要扭松,但为了公共卫生,为了公众对政府的期望和责任,所以也不能无底线作出妥协,至于中间如何拿捏,其实需要很高的技巧。

  任内,陈肇始有两件难忘的事,其中一件是争取在沙田石门兴建骨灰龛的过程,由于当区居民反对,事情一直处于对抗状态。她指居民反对的手法层出不穷,首先是区议会叫局方试试找其他地点兴建骨灰龛,扰攘一轮之后,他们又指环保撒灰的灰烬会吹到区内。之后,又有学校家长、老师来反对,一层层加压力。

  她称最后有些问题必需要有解决方案。例如有人提出有交通问题,局方于是“想计”兴建一条隧道解决交通问题,但这个建议涉及建筑署,也不知居民是否接受有条隧道,但局方必须解决或妥善处理问题,才可以获得区议会支持,然后局方才可以到立法会的事务委员会讨论有关议题。

与鸡贩“过招”见招拆招

  另一件令陈肇始深刻难忘是与“鸡佬”打交道,有次因为杀鸡问题政府要停止输入内地活鸡,但本地鸡就可以照常出售,引起一批活鸡批发商将不满,他们到长沙湾临时家禽批发市场内将鸡笼推倒,以图阻止本地鸡农的运鸡车凌晨进入批发市场。

  高永文局长指示陈肇始处理此事,身为教授的陈,从未接触过鸡贩,由于事态紧急她要连夜赶去和鸡贩开会,她也不知如何与鸡贩打交道,内心诚惶诚恐,但她只知道此行必定要成功说服鸡贩将鸡笼搬走,让本地鸡翌日可以在批发市场集散。她带着“见招拆招”的心情聆听鸡贩的诉求,幸好最终也能够与鸡贩达成协议,化解危机。



陈肇始连夜与鸡贩开会解决恢复输入内地鸡问题,之后回应传媒提问。


爱喝汽水熬夜

  食物及卫生局副局长陈肇始自言是个是个工作狂,这个习惯在大学已经养成。“以前在大学是睡无定时,一直工作直至累到不能撑下去为止,好得吓人!”当上副局长之后才肯早些睡,为免太夜睡影响翌日无精神工作。



陈肇始工作忙碌,又夜瞓又无暇娱乐,她笑称自己寓工作于娱乐。(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她说,在港大护理学系前后做了12年系主任,既要兼顾大量的行政及人事工作,又要继续做学术研究,养成睡无定时的习惯。

勤做运动想重拾画笔

  入政府后晚上也有很多应酬,私人时间更少,“所有电影都是趁公干之便在飞机上看的。”她笑称自己寓工作于娱乐。

  不过,无论怎样忙,陈肇始都会规定自己做运动,试过健身时扭伤手部,也打乱了她做运动的时间。她说本来想重拾画笔画国画,但始终太忙无法如愿。

  问她每日喝多少杯咖啡支撑每日大量的工作,陈肇始说她不爱喝咖啡但喜欢喝汽水,还“爆”高永文局长的小秘密——原来他也是喜欢喝汽水。

  转载自《iMONEY智富杂志》。

返回大国钱途
其它大国钱途文章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 暂无读者评论!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