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
Wealth 财智大国钱途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专访陈志云 跌荡人生致胜术
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7-06-22 13:09:45

  陈志云是基督教徒,但他不时谈人生、谈生死,言语间,总带有禅意,难怪有“志云大师”之称,甚至有人送他佛像。
 
  正值回归20周年,回望这段日子,陈志云由“3字头”转到“5字头”,有过大权在握的事业,亦有三分之一时间背负住贪污的“罪名”,今年3月,终审法院判他无罪,终于,陈志云走过了人生的雾霾,真正可以轻轻松松做他喜欢的事,开麦做政论节目、踏上舞台演舞台剧。
 
  蓦然回首,这7年是一场EQ大考验。被廉署拘捕当日,他脑海一片空白,回到家,曾有了断生命的那一剎那,但他回神够快。逃避,的确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陈志云在1981年以一级荣誉毕业于香港大学,随即考上政务主任一职,跳入商营机构,他一直身居要职。
 
  转眼间,他在广播业已有25年,见尽时代、科技如何影响社会、政府处事作风和传媒业界。政府在变,政务主任不再有官威,传媒也在变,在传统与科技间尝试开辟新路向。
 
  “大师”赠言,政府政策追不上时代,是时候“Update”了;传媒不可再靠客户买位放广告,是时候提供“Total Solution Package”了。

 


Profile
 
58岁
 
学历:
•1981年毕业于香港大学英国文学及比较文学系,主修语言学及舞台制作
•曾获政府保送到英国牛津大学,入读专为政务主任而设的公共行政研究课程
 
事业:
•1981年毕业后加入政府当政务主任(AO),10年间,曾被派往香港驻伦敦办事处,任职过铨叙科(现公务员事务局)、房屋署及影视及娱乐事务管理处助理处长等
•1992年加入商业电台做行政工作
•1994年加入无线电视任节目部总监
•1996年兼任外事部总监
•2001年获晋升为电视广播业务副董事总经理
•2004年获晋升为电视广播业务董事总经理
•2012年出任商业电台行政总裁
•2014年转任为首席智囊
 
演艺事业:
•大学期间已参演及制作舞台剧,并曾参演教育电视;出任政务主任期间,以艺名“韦家晴”为香港电台节目旁白;在无线电视工作时,曾主持访谈节目《志云饭局》;现时在商业电台主持时政节目《在晴朗的一天出发》,近年也参演舞台剧。
 
个人篇:由AO到贪污被告想过自杀 感激身边天使
 
  从被廉政公署拘捕至终审法院判其无罪,陈志云在贪污的“罪名”下足足过了7年,过程好似坐过山车一样,原审法官先判他无罪,律政司两度提出上诉,陈志云也两度上诉,一次要求上诉庭将案件转交终审法院处理被拒,他再直接上诉至终审法院,最终获上诉得直。
 
  打官司期间,他极力如常生活,离开无线电视后,他加入商台任行政总裁,自2014年起主持政论节目《在晴朗的一天出发》,“我自己其实最怕是,早上我们做节目开会,你知有个‘菜单’讲每日有什么新闻,哇,又讲我呀,好似有鼻有眼。”有鼻有眼只是戏言,但菜单上短短几行字,盛载了官司在陈志云心头的重量,好似每次要提醒他,官司未完,有再被判有罪的可能,“现在完结了就是完结了,觉得舒服很多。”



出入法院的行程终可完结,陈志云直言舒服了很多,也不用再向身边人解释“进度”,“因为有的人未必跟着,次次又再问一次”。


高EQ之人捱过最低潮
 
  “终极”裁决当日,陈志云步出终审法院,向在外守候的记者表达感受,一下子,7年光景过去,如今的他看起来饱满一点,话语间多了一份感触,他说了被捕后召开记者会时的同一番话:“当你的生命起了一些莫名奇妙的变化,不用怕,不用乱,前路怎么迷惘都好,雾霾始终有散去的一日。”
 
  2010年3月11日,廉政公署拘捕陈志云等人,他说当时脑海一片空白,只是想到当日原有的行程受阻,他想通知对方,自己未能赴会,“但是很快便想,你都傻,人家自然看到新闻知道。”
 
  接触过陈志云的人都觉得他的EQ(情绪智商)很高,出事之后,他多次公开露面都表现松容,一次又一次的上诉及被上诉,反映他坚定的信心,但有苦真是只有自己知,一个人独处时,最易感受到自己内心的软弱,“最初的时候,不知发生什么事,甚至你说,剎那间真是闪过,我是不是就这样从17楼跳下去,就会完了这件事,不过好快就同自己讲,你不可以这么做,这个不是面对事的态度。”陈志云的EQ是真的高,受宗教信仰和父母从小的教导影响,很快他回过神来,也接受了自己想过以逃避面对,“(想逃避)是人之常情。”
 
  官司期间,他一度要停止无线电视业务总经理的职务,校友庄陈有找上他,为社企“黑暗中对话”基金会(Dialogue in the Dark)筹办首个“暗中作乐”演唱会,“庄陈有找我时说:看你这么闲,无事做,帮下手啦!其实他是好心的,要我有事帮手做,如果什么都不做,自己更多胡思乱想。”陈志云曾经跟传媒说,这些年身边有很多“天使”,相信当中一定包括商台。
 
离开无线庆幸加入商台
 
  陈志云在70年代入读香港大学,主修语言学及舞台制作,并以一级荣誉毕业,绝对是当年的社会精英分子,毕业后他加入政府当政务主任,10年后他任职影视及娱乐事务处副处长时遇上商台高层俞琤挖角,踏入广播界,其后他转职无线电视,事业平步青云,直至他因为官司离开无线,商台再伸出友谊之手,邀他担任行政总裁,之后转做首席智囊,并开麦做节目,“这7年来,有5年我在商台,真是有实务事情做,不是做做样子。”
 
  自大学时期,陈志云对演艺已充满兴趣,幕前幕后都做过,但以当年的社会时势,演戏只可以是兴趣,加入政府的“铁饭碗”是理所当然,“我喜欢做政务主任的工作的,因为我都喜欢做政治工作。”他本来以为自己会一直在政府工作下去,但新机会在前,陈志云说曾经有过一番挣扎,到底是否要放弃政府的稳定收入,“一份很安稳,知道要做什么,知道前面有什么晋升机会的工作,那个时候不是很多人会放弃。”



《志云饭局》为陈志云带来知名度,同时惹上长达7年的官非。


  跳出政府,踏入商业机构广播界,样样都不习惯,“头半年都想过,是不是选择错了,因为做事模式很不同。”陈志云做的是行政工作,接触大量文件,单是用的语言已大不同,当年政府主要用英文,商台则是全中文,回想当年的选择,他说难以评断是对或错,唯一知道的是,假如他一直留在政府,退休时将有一份可过世的长俸。



陈志云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香港区的火炬传递手之一,当年他以竞步方式传火炬,一度惹来非议。


官司启发多关心身边人
 
  曾有猎头公司接触陈志云邀他出任广播处处长一职,他拒绝了,如今再有人邀请加入政府,会考虑吗?“不会了,离开了那么耐,在外面的世界做了这么耐,还有很多东西未试,政府的工作做过了。”提起今年是回归20年,原来官司已占了三分之一。



2010年3月被捕后,陈志云曾开记者会交代事件,爆出不少金句,包括令人最深刻的:“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这段时间给)我最大的启发很个人,没什么国际视野,但是全球性的,就是我们整日要竖起耳耳朵,看下周围的人,有没有人需要我们帮助,这些帮忙未必是实质的,说帮到你什么,或者是金钱上的,而是一些关怀和问候是很重要,这是我亲身经历,你不会想象到,别人的一个问候,可以给其他人很大的鼓舞。”
 
  香港在这些年来,都有过起起伏伏的时刻,下月便是新任特首林郑月娥上场之时。自特首选举,陈志云从未公开表态支持任何一人,各个参选人都上过他的电台节目,他都一一访问过,对于林郑月娥,他寄予厚望,全因香港人在过去几年,“实在太累!”
  
  陈志云的官司雾霾终于散去,身心俱疲的日子过去,香港人也正等待雨过天清的一天。


陈志云被告贪污7年事件簿
 
2009年12月31日  时任无线电视业务总经理的陈志云,出席奥海城倒数活动主持访问黎耀祥,并透过当时助手丛培昆开设的广告制作公司,收取酬劳11.2万元
2010年3月11日  廉政公署拘捕包括陈志云在内的4名无线电视职员,同日他被无线电视停职
2010年9月16日  陈志云被廉署正式落案起诉,同案被起诉的包括丛培昆和无线电视业务拓展部主管陈永孙
2011年9月2日  陈志云被裁定罪名不成立,并获无线电视复职
2012年4月初  律政司向高等法院上诉庭提出上诉,申请将案件发还重审
2012年11月21日  上诉庭撤销无罪的判决,发还原审处理
2013年3月7日  原审法官维持陈志云的无罪判决
2014年8月25日  律政师再向上诉庭提出上诉获批准
2015年10月26日  上诉庭于10月颁下判词,下令原审法官裁定陈志云及丛培昆罪成,并对两人进行判刑
2015年12月18日  陈志云及丛培昆被判串谋收受利益罪,分别罚款8.4万元及2.8万元
2016年1月26日  陈志云在11月向上诉庭提出将案件交由终审法院处理,遭上诉庭拒绝
2016年6月29日  陈志云直接向终审法院提出终极上诉
2017年3月14日  终审法院颁下判词,裁定陈志云上诉得直
 
最欣赏的3名女性


撒切尔夫人坚信立场
 

 
  “她是我偶像之一,当时我在香港驻伦敦办事处工作,她是英国首相,她给我很深刻印象,她很坚信自己立场,可能你不同意她,但她坚信的程度,你不能不佩服,就算令她下台的人头税(Poll Tax),她仍然坚信,作为一个政治人物,要有担当,我期望我们的政治人物都有这份担当,首先要有一个Conviction(信念),要信守你的信念,肯出来讲你的信念。”
 
任关佩英铁蝴蝶




  “以前她有铁蝴蝶称号,她是政务主任,做过很多职级,我同她共事在影视及娱乐事务处,她都是一个铁娘子来的,很有自己理念,与老板开会的时候,她不会猜度老板想要什么,当她有点想法,尽管老板可能不同意或跟她想的不同,她都很大胆提出,我很欣赏、很值得我学习。”
 
俞琤创意爆表




  “她的创意是爆表,但我最学习得到是她的工作态度,她很愿意听别人讲,她有新意念的时候,一定同很多很多人聊,你提出很多相反意见,然后她说服你,讲到你都觉得被说服时,她又会说,你刚刚提的都有道理。她是想说服到你,不是讲完你听,你Say yes。她的理念很透彻、很清晰,她想一样出来后,真说不会死。”
 
政府篇:随时代转变官威不再公仆先行
 
  陈志云在1981年加入政府出任政务主任,与现任特首办主任、前环境局局长丘腾华是“同班同学”,两人同是毕业于港大文学院,同年加入政府,假如陈志云没有离开政府,或者今天两人的职级相若。
  
  在港英年代,政策局的首长都由公务员担任,政务主任是入门途径之一,以往政务主任是主要面对群众的政府官员,回归后,前特首董建华在2002年推行问责制,政务主任的角色从此改变,“以前做政务主任,根本是一份政治工作,因为要讲解政策、厘定政策,当然有些前线执行工作,普遍而言,以前(市民)对官员多些尊重,差不多有种‘官来了!’,做官的都有一份这样的感觉,觉得应该受尊重,但现在的情况改变很多,现在真是一个公务员的工作,理论上是不需要面对群众,应该是政治问责官员出来,当然现在都见到有点需要(公务员面对群众)。”
 
市民期望提高失信心
 
  公务员的另一称呼为公仆,英文是Civil Servant,无可否认,近年部分市民的确视公务员为“Servant”(仆人),陈志云认为无可厚非,“在那个岗位,的确是提供公共服务,都会影响到(公务员)处事的文化。”就算是以前的港督和现在的特首,想要推行一项政策,受到的阻力也不一样。“整个政治环境不同,是不是阻碍发展呢?又很难讲,因为是大家(市民)期望不同,要有可持续发展。”
 
  访问当日正值鹭鸟事件之后,事缘康文署接获市民投诉指大埔广福道鹭鸟林的大树下有很多雀粪,于是派出树木组修剪树枝,导致树上10只未开眼的雏鸟堕地死亡而大受抨击,康文署事后公开道歉,也接受了陈志云的电台节目访问,“我想以前无人会讲(鹭鸟事件),但现在的保育意识不同,(政府)要关注更多方面。”陈志云觉得现时市民对政府的期望提高,变相政府都要改变做事模式。
 
  “要改,的确是更难,要行前一步是比以前难,所以社会共识很重要,由下而上很重要,一个真正咨询平台很重要,而最重要、最重要是市民对政府的信心。”
 
政府法例不与时并进
 
  另一个热议议题是创新及科技局局长杨伟雄与公共政策顾问李兆富及Uber笔战,杨伟雄与执法部门口径一致:要依法办事。“是人都知要依法,我们都赞成依法,但个法例是不是落后?够不够前瞻性?是不是要看个法例怎样与时并进?既得利益者当然会反对,共享经济本身是一个破坏性的创新,一定有反对的。”陈志云强调自己非偏袒Uber,但眼见外国会推出相应法例,就如最近日本刚通过法例,2018年起,Airbnb经营者每年只能将单位出租180天。他拿起自己的iPhone,一面说:“这样东西的出现,不只改变我们的生活模式,而是改变了生活态度,科技推你向前,科技令现有法例不合时宜,你(政府)可以怎样掌握这个潮流?”
 
  香港人经历了最贴近政治的5年,政改、占中等事件,连带政府与市民之间的信心顿失,“过去几年,我们很专注政制改革,很多议题没有充分时间处理,但政制系咪可以不看,又好难,因为政制可以解决很多纷争。”至于如何重建信任,陈志云说只能寄望于新一届政府。
 
评梁振英




  “很多人对他都不很认识,只见到表面的他,不知道里面的他是怎样。他是不是完全无政绩?我不同意的,但他处理事的手法,的确很受争议,即我们所谓的斗争式文化,现在的政府环境不同了,这是否最好的方法?”
 
评林郑月娥




  “为什么对她的期望高些?因为她透明很多,了解她更多,她从事公务多年,大家相信她有一定诚信,可能对她信心大些。我有些朋友初初不是支持她,都比较愿意给个机会,她自己都说管治手法会不同,我想怎么都不会更加差。”



陈志云访问过不少政界中人,曾经令曾俊华自爆愿意选特首,又令候任特首林郑月娥脱下眼镜示人。


问责制15载变迁
 
  高官问责制由前特首董建华在2002年提出,司局长职位过往由公务员担任,改为政治任命,即是由特首提名,再由中央任命,直接向特首负责,当中只有公务员事务局局长必须由公务员担任。当年三司十一局的首长中,近半为来自不同范畴的“外劳”,例如由眼科医生何志平担任民政事务局局长等。之后由曾荫权、梁振英担任特首,问责官员之中,仍有不少非公务员,即将上任的林郑月娥至今未公布问责团队名单,传闻中的名单却“还原基本步”,起用大量公务员,当中只有盛传加入热厨房担任劳福局局长的民主党成员罗致光为“外劳”,而三名司长盛传将留任,当中只有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是公务员出身。
 
传媒篇:传媒走向 Total Solution Package
 
  在新科技之下,资讯成为了免费赠品,考验传统媒体急转型之时,也建立了平台让新媒体百花齐放,电台本身是非常传统的行业,但商台一向创新,早在新科技盛行前,已投放相关资源。



近年很多香港人担心言论自由受压,陈志云大唱反调,自言不曾受压力,一直以应批评就批评,应赞就赞的原则做节目。


  90年代中期,商台开始将节目放上网供听众重温,其后有网上节目直播,2008年推出自行开发的应用程式“Hong Kong Toolbar”,近年节目加入视像录播、直播等,“新媒体和传统媒体有很多共通点,首先互动性很强,好似电台一向会做Phone-in,新媒体都很着重互动,另外,免费大气电波一按就听到,渗透性很强,而新媒体的流动性很强,去到哪都用得,这些特征是相似的,我们不觉得自己做电台,我们当自己做一个新媒体,但不只是将电台的东西放上网,而是特登为新媒体做的内容。”最近商台将my903.com网页变身为“903格”,以传统媒体的用语,是一个集合了文化艺术的网上专栏,但又不只于此,当中有更多互动元素,也有发展商业元素的空间。
 
新媒体可帮客户推广品牌
 
  商界近年积极发展“O2O”,无论是Online to Offline(线上到线下)或是Offline to Online(线下到线上),商台都有一定优势,除了电台节目和网页的平台,他们早在十年前成立新部门“CRI”,作为电台网上业务的延伸,一站式为客户做推广方案,“电台节目”这一块的比例可能相应缩小,因为电台的业务及收入更多元化。
 
  “客户做广告不只是买Airtime(广播时间),而是Total Solution Package(整体解决方案),怎样帮他的品牌推广,包括新媒体、做活动。”
 
  在手机年代,陈志云说电台有个小小优势,却非常实际,“只是听声,唔看影像,用的数据少啲,又可以同时操作其他东西,覆WhatsApp等。”
 
  有传媒人可能视新科技是一种要胁,因为他们束手无策,或觉得新科技破坏了传统媒体应有的价值。2012年时,如果没有接受商台邀请做行政总裁,陈志云已去了钻研新媒体,新科技其实给传统创造更多可能性,“为自己建立一个竞争者(新媒体),自己打自己都得,要有这个胸襟。”
 
电视业缺乏竞争政府有责
 
  陈志云的剧集清单有Netflix剧《House of Cards》(纸牌屋)、《The Crown》(皇冠)及韩剧《鬼怪》,没有TVB的电视剧,偶然去做脚底按摩看到,他直言:“很多观众同我一样,看了很多外地制作,比较起上来,真是差点。”
 
  回首陈志云25年的广播生涯,有逾15年在无线电视工作,见证过电视台不少风光日子,今天旧主顾被观众离弃、网民嘲笑,他一贯地厚道:“不在入面做就是局外人,很难评论人家(TVB)内部,有没有寄望?一定有,因为TVB以往有这么辉煌的历史,是不是不争气?很难说,如果在商言商,没什么竞争,做什么放这么多钱下去?但这样做着做着会死,不是TVB,是香港会死。”电视剧少人看,背后是一连串的文化危机,陈志云说,节目再没有人讨论,社会没有话题,便失去后续能力,失去“造星”的力量,最后香港失去输出海外的软实力。



传统媒体要加入视频元素,陈志云认为是无可避免,更应以原有的优势来发展新媒体。


  电视广播(00511)月前公布业绩,虽能转亏为盈,但广告业务收入持续下跌。观众减少,广告商明显随之而去,“可能以前TVB同你合作,真是TVB给你的得益多过你给他,但今日可能不是,这个现实大家接受到多少呢?如果有这么的现实,大家怎么应对,这是他们现在要考虑的问题。”
 
  TVB被批评节目质素下降,一台独大,陈志云认为最关键是市场缺乏有效竞争,何谓有效?“真是有得选。”现在不是有多两个免费电视台?“见不到现在的营运者真是愿意摆一笔资金投入。”
 
  市场是一个问题,香港的市场小,投资者不愿意开大水龙头,陈志云认为政府有一定责任,为经营者拓展更大的市场,令投资者愿意投资,“以前整日说积极不干预,但不是不帮你扩大市场嘛?可能政府说做了好多,但有的事情,是表面看起来做了,实际是无一个有效,现在的电视进入内地,但香港电视台有无收益?广告收入又去不到本地电视台。”


港视不获发牌“令人费解”
 
  电视界在过去5年几乎是翻天覆地,王维基一手打造的香港电视(HKTV),大举招兵买马,挖走不少无线的台前幕后,王维基甚至会亲自约见部分人,但在2013年10月,纵使过了通讯事务管理局一关,但拥有最终决定权的行政会议,只向另外两个申请者发牌,分别是香港电视娱乐(ViuTV)及奇妙电视。两个电视台先后在去年和今年开台,前者有口碑却收视一般,后者迟了一年开台,却被讥太似亚洲电视。




  而创办了59年的“真”亚洲电视,在长期拖粮、欠缺资金下,终于在去年4月倒闭,捱不过“60大寿”,无线“一台独大”的情况仍未改变。“无发牌给香港电视,我觉得很遗憾,亚洲电视倒闭都很遗憾,这些问题不是一日、两日发生,而似乎政府做了很少事情,不够积极,积极的意思是,起码人家合条件,给人家(香港电视)啦,真是令我费解。”
 
  港视不获发牌,政府以行政会议保密原则而未有公开细节,只以“一篮子因素”作解释,引起不少市民不满,时任通讯局主席的资深大律师何沛谦在今年3月卸任后,曾在电台公开表示,当时3个申请牌照的电视台中,港视的表现最为进取,却是唯一的落选者,他个人都感到惊奇,又认为市民看不到政府的实质理据,令他感到失望。
 
后记:戏如人生
 
  陈志云在商台的职衔是首席智囊,毋须兼顾管理工作,他说,终于有时间重拾兴趣,“40几近50岁的时候,我去南极,忽然觉得,我们以为自己做到很多事情,但在大自然的世界,真是小到连粒尘都不如,那时候,我开始思考人生下半场,就是应该找回自己真正的兴趣。”屈指一算,当时他仍是无线电视业务总经理。


  辗辗转转,工作稳定下来,他所说的重拾兴趣是踏台板,去年10月,他演了一套舞台剧《莎士对比亚》,饰演英国大文豪莎士比亚,今个月底他再演舞台剧《雷雨对日出》,饰演中国剧作家曹禺及其作品内的角色,要一人分饰多角,要反串也要饰演莫扎特,他至今仍与导演苦恼是否要戴假发。戏剧之所以吸引陈志云,因为“戏如人生”。




《志云饭局》聆听受访者心声
 
  “戏剧是关于人,通过剧作家,他怎样看人生,点看人同人的沟通相处。”陈志云似是朋友的“心灵鸡汤”,很会安慰人,当主持人时,他很会令受访者说出心底话,最经典一幕是他主持《志云饭局》访问“淫照风波”后首度受访的阿娇,在节目首谈事件。他说自己不太会阅读人,只是戏剧令他学懂人与人之间,聆听是非常重要,“一个静默,一个休止符号,一个给对方百分百的聆听机会,对方就愿意分享更多。”



陈志云主张博雅教育,大学时他修读舞台制作,也不为未来职业铺路,只为兴趣。



陈志云在节目让很多受访者“吐真言”,原来他的说话技巧跟他从戏剧学习所得有关。


  有时候与朋友相处,我们很怕相对无言的静止空间,令人感觉周身不舒服,陈志云却觉得这一种不舒服,正好令对方说更多,“可能愈讲愈多,真相就会流露出来,有时A同B讲事情,不是讲得最多的是控制到环境那一个。”
 
  在舞台上,可以有千百万种突发事件发生,自己或对手忘记台词、台下观众反应不似如期、道具出错等,陈志云再次引用自己的“金句”,“在舞台上的演出,不可以百分百投入,应该七成投入,三分清醒,因为你不知会发生什么事,人生路程都会,因为你可以在你的生命有些莫名奇妙的变化,你怎样面对呢?”


  经历过莫名奇妙的变化后,陈志云安于活在当下,而且他一直不相信人生规划,“多少岁做什么、多少岁做什么,哪有得这样规划,又是‘五毫子一担’的道理,你做好今日,就会令每一个昨日很快乐,明日都是有一个有希望的幻象。”


  转载自《iMONEY智富杂志》。

返回大国钱途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