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
Wealth 财智大国钱途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专访张坚庭 中港表错20年情
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7-06-08 15:09:44

  小时候,张坚庭跟随妈妈从内地来港,贫困学生一个,经国际培幼会获有心人赞助他读书;大学时期,读文学、近代史的他是文艺青年一个,有时会为内地的事伤春悲秋,有时会逃课去香港电台做兼职;踏入社会,爱创作的他不缺机会,由幕后做编剧、导演,诞生得奖代表作《表错七日情》,再走出幕前饰演《表姐,你好嘢!》的阿胜、《97家有囍事》的冒牌医生,成为不少香港人回忆的一部分;结婚后淡出电影圈,转战商界,成功过亦跌过;企业培训的生意将他带入政治,5年前是“梁粉”,5年后当过“薯粉”,近年批评香港的教育制度最狠。
 
  62岁的张坚庭一直随着香港,与香港人共同成长。今年是香港回归20年,中港矛盾多于中港融合,张坚庭心中有份中华民族情,不明白年轻人憎恨、指骂内地人的理由,但他同样担心,原来当日邓小平所说的50年不变,领导人转换后,又有不一样的演绎。





张坚庭(Alfred) Profile


62岁


  已婚,太太为商人杨受成女儿杨诺思,两人育有两子一女
 
学历
 
  浸会学院修读中国语言文学学士(现浸会大学)、中文大学电影制作文凭、纽约新学院高级电影研究、香港科技大学EMBA
 
电影事业
 
  自80年代参与编剧、导演及演员工作,作品逾80部,作品包括:
 
【80年代】
 
  《父子情》、《一屋两妻》、《过埠新娘》等30多部,分别在1982年及1984年凭《胡越的故事》及《表错七日情》获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
 
【90年代】




  《表姐你好嘢!》系列、《豪门夜宴》、《港督最后一个保镖》、《97家有囍事》等30多部。
 
【2000年代】




  主要参演为主,执导作品有《合约情人》、《七天爱上你》
 
其他事业:
 
  ‧1996年开设网站entertainment.com,将电台、电视台及新闻媒体集于一身
  ‧2001年开设网站watch100.com,经营钟表二手买卖及拍卖
  ‧2002年在香港开设表哥茶餐厅,高峰期有6间分店,至2006年全面北上,至今有30间分店
  ‧2003年创办“张坚庭戏剧工作坊”,为大机构提供培训及企业形象工作坊,并成立儿童戏剧英语教育中心,全港现有14间教育中心,内地有4间分校
  ‧2015年在大屿山梅窝开办戏剧英语国际幼儿园




政治参与:

 ‧2003年参与七一游行
 ‧2007年为特首选举的泛民参选人梁家杰提供表达训练
 ‧2012年为特首选举参选人唐英年提供表达训练,同时表明支持另一参选人梁振英
 ‧2015年获邀加入政府的降低食物中盐和糖委员会担任委员
 ‧2016年拍片支持特首选举参选人胡国兴,同时表态支持另一参选人曾俊华
 
【香港篇】当我们傻? 中港融合肠胃不适

 
  “我老头子一不高兴,你知他老人家啦,脾气好差,一度令下,让弟子兵开过来。嘿!到时联合声明,完了!一国两制,完了!基本法,完了!”在九十年代经典电影《表姐,你好嘢!》中,从内地来港查案的大陆公安“表姐”郑裕玲,被香港匪徒捉起后的这一幕,近年每当港人有感一国两制受到冲击,就会在网上广泛流传,当日的黑色笑话,今天回头看,似是预言一样,叫香港人看得心慌慌,也惊讶当年的编剧兼导演张坚庭似有预知能力。
 
  “香港人普遍觉得中联办介入香港事务比较深,也很急,香港人会有些不习惯,对于一国两制,我自己是担心的。”中英双方在1984年签署《中英联合声明》,决定了香港“50年不变”的方向,然而,香港人近年看到的、感受到的是香港正在变化,甚至急速得喘不过气来,“经济、制度的强势,令香港自自然然要接受内地的规限,这种融入,是肠胃不适,有很多问题、很多矛盾。”
 
政治为先令法治受损
 
  回归20年,纵使是50年不变,都已过了近半,张坚庭最担心的,也是港人最担心的,“以前邓小平讲的说话比较权威,后一两代领导人会好小心翼翼,慢慢时间久了,你(现在领导人)就有想法,有自己的诠释空间。一国两制最大的不同是法律制度的不同,当你(中央)有解释法律的权力,要改变你(香港)相对容易,而刚好梁振英很衷心与中联办合作,要影响香港的人更加觉得得心应手,中央政府是一个讲政治的体制,一讲到政治,《普通法》当中的理性、证据就会受冲击。”



张坚庭认为,选举的每一次轮换都由小撮人决定,小撮人的利害便决定了选出的人的质素,也会对选他出来的人阿谀奉承,他找回来的人都会是这种心态,只有民主制度可以选出大众接受的人。


  访问时正值立法会调查特首梁振英的UGL事件,调查委员会副主席周浩鼎被揭他提交的文件曾经特首办修改,两人有“打龙通”之嫌,事件闹得热烘烘,自言“同政治、民生好密切”的张坚庭看得双眼有火,“立法会议员同特区政府的首长合作,可能在内地文化是非常自然的一件事,香港就是轩然大波,他(周浩鼎)说的真是对智慧一种侮辱,然后看他的表情,我都很诧异一个读这么多书的人,难道他真是当我们傻?现在网络世界最痛苦的地方是,你的说话即刻成为历史,云端可以是天堂,也可以是地狱,你做了没法抵赖,任何理性的人分析你的说话,你都逃不了。”
 
评梁振英“够强硬”
 
  张坚庭凭《表姐,你好嘢!》系列电影最为人熟悉,也令他引以为傲,至今在街上仍有人称呼他“表哥”,“我很开心在别人的回忆有个位置,等于一个政治人物,你做过的事会在历史留下位置,你是被诅咒的,千秋万代都被诅咒,每一个人都要想,自己在历史的位置是什么,尤其是有名的人,我希望香港的政治人物做少些罪恶的事。”张坚庭在大学时读近代史,看重自己的历史留名,也作为做人规范,观乎香港过去的特首,又有谁能在历史留下光辉一页,“不要用现在来判断,用将来判断,十年廿年后的判断比较真。”


  近几届特首选举都见到张坚庭的踪影,2007年为泛民代表参选人梁家杰训练表达技巧,2012年他接受当时大热的唐英年邀请,协助他训练口才,与此同时,他公开支持当时民意高企的梁振英,但梁振英未上任已爆出僭建风波,他随即“跳船”,事后多番被旧事重提,他都表示后悔当日撑梁振英,5年将至,对梁振英有不一样的看法吗?“他都很强硬,可以说,够强硬。”
 
守住普通法和媒体独立
 
  还有不足一个月,梁振英将进入香港历史,很多人对接任的林郑月娥没有期望,甚至悲观地预视香港将愈走愈差,张坚庭却抱有主观的希望,“整日活在黑暗里面,完全失望是没有意义的,我都希望林郑作为一个AO(政务官)有AO的特质,即是会守法、守程序,有些事要同中央争取,不要怕去争取,只要是按香港人的利益,甚至乎按民族利益都好。”说到底,张坚庭最担心的始终是香港的法制会变,“这一套《普通法》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人类经历了很多的过程,一笔一字写出来,履行出来的。”
 


“希望林郑作为一个AO(政务官)有AO的特质,即是会守法、守程序。”——评林郑月娥。
“他都很强硬,可以说,够强硬。”——评梁振英


  说张坚庭已“上岸”并不为过,他大有条件离开香港到别国生活,也可以安稳继续在内地的生意,但对于香港的前途,他还是放不下,“50年不变都廿年了,好快就30年,如果我身体好点都有可能见到,之后怎么样呀?我年纪大了,可能比较保守,我希望香港坚持体制的开放,真是要守住普通法的界线,第二是媒体要有独立声音,如果守得住这两点,希望可以捱到30年,同中国大陆一齐迎接互联网世界的好处,一齐变化。”
 
【移民篇】考虑移民 香港太近核电厂
 
  自从1984年的中英谈判开始,香港经历过大大小小的移民潮,大部分由政治而起。张坚庭过往在不同访问谈过,他不是没有想过移民。早在1997年之前,他已隔山买牛,在葡萄牙买下物业,打算移民当地,“当时傻傻的,年轻时赚钱又容易些,(代理)说买间屋就可以(移民),原来不是,现在屋契不见了,都不知屋在哪里,都几十万呀。”又曾经与新加坡擦身而过,最终仍留在这片成长土地,离开香港,似乎有欠义气。


气候暖化致愈来愈热
 
  “我曾经以为,香港都很好,我有生之年都不会走,但是,突然这几年,我有两个考虑可能都会走。”政治移民是张坚庭的考虑之一,不过只是第三个理由,年过60,唯一考虑是健康,“第一个考虑是核电厂,对于沿岸几个核电厂,我有些担心,日本人的管理由个人到机构这么巨细无遗都会出错,中国人的管理始终有些弱点。”翻查内地的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在治岸一带有逾10个核电厂,单是广东省已有5个,其中有80年代兴建、距香港只有50公里的大亚湾核电厂,而预计明年可运作的台山核电厂,将是全球最大的核电厂,距离香港也不过150公里。



图中的大亚湾核电厂营运多年,不时有小型事故,有环保人士担心今年底兴建完成的台山核电厂,会为香港带来安全威胁。


  第二考虑是气候暖化问题,香港夏天气温愈来愈高,水平线上升预计在可见将来出现,“可能香港人不是太知道问题,分分钟会水浸,可能厕所水冲不了。”也因为气候变化,他说北欧、英国北部等地方,气候变得更怡人,有更多陆地,“可能去英国过夏天,冬天时返香港,可能暂时离开下又回来,换成第三身角度看香港。”
 
为子女将来或要离开
 
  可以说,张坚庭在某个层面反映到香港中产的想法,每日会留意香港的时政,有时候会发发牢骚,但绝不会离开早年辛苦打拼得来的安全地带,到了某个年纪,做个顺民又何妨,“政治的事是可以调整心态的,你可以做一个顺民,香港维持自由、讲说话不会被捉去坐监的,我想十年八年还可以的,到时我都70岁,还怕什么,或者到时中国大陆更加开放,香港相对宽松一点,这些是我主观愿望,可以是事实,也可以不是,但核电厂和气候是非常迫切、贴身的问题。”张坚庭的三名子女在美国出生,早有父亲为他们安排后路,他不讳言,十多廿年前有考虑到国籍问题,但没有想得太仔细、长远,只是想给子女将来有选择,可以在美国定居。至于今天走不走,张坚庭说已准备就绪,但在讨论香港政府施政的言谈间,他似有牵挂,“始终是能力弱的人留低承受恶果,有能力的人走得快,但他们无声无色走了,留下其他人,如果社会有空间给我们做一个可以为社会发声的人,做一个更好的人,这个社会我会留下,如果不是,我都要预备(走)先,但我一定给小朋友选择的空间。”
 
【中国篇】不因内地生意 改变立场
 
  近年演艺界与政治因举报风气而牵扯起来,限韩令、封杀名单神秘又实在,也许在某些关键时刻,北上发展的香港艺人都要在微博作政治表态,或在适当时候“封嘴”。在内地有茶餐厅、有英语教育中心的张坚庭自有一套,纵使他在香港从不避忌批评政府,涉及内地他定必小心翼翼,“在微博不会讨论中国的政治问题,这已经是自我审查,不会挑战内地的尺度,我真是自我审查的。”
 
自称“左胶”望中国开放
 
  以近年的标签分类,张坚庭将自己归类为“左胶”,对中华民族有一份“同胞情”,“年轻时由大陆回香港坐火车会哭,觉得我的亲戚朋友都很优秀,为什么生活这么贫困,尤其是读大学时,文艺青年嘛,有段时间见到经济、政治、社会气氛比较宽松都是开心的。”但在大学读近代史的张坚庭,说到中国建国初期的一段历史,话语间是气难平,“这几十年来,由大跃进、文化大革命,都没有好好反省历史,很多人死,很多家庭受破坏,这样都不好过自己这关。我觉得,毛泽东的头像在天安门一日,中国都未正式进入一个开放社会。”莫说是已过去的历史,就算是现在,事件的是与非,都是权力核心说了算,“现在是有权力就可以判断,无权力就不可以站出来说你的说法,这就是政治需要,譬如民族主义,有时利有民族主义作为巩固权力的过程,有时候都很危险。”
 
【教育篇】香港教育 落后百几年
 
  在报章写了10年亲子专栏,由教育子女讲起,年前才停下来,张坚庭的笔,到后期更多批评香港的教育制度。他的子女曾经在传统学校读书,后来转到国际学校,与很多有财政能力的父母一样,“用钱来走难”,香港的教育如何走,理应与他无关,“设计课程的人,自己的孩子不是读这套课程,但资源在他手,一是离开这个体制,好似直资学校或国际学校,甚至乎去外国读书,留在制度里面没有能力的,我们是不是要牺牲?”



张坚庭不时到学校开讲,叫家长不要让子女花太多时间在功课上,又抨击名校定下最坏标准,以学生因功课多而睡眠时间少为傲。


  iM:为什么如此关心香港的教育?
 
  张:就是关心,社会未来就是他们,怎样帮到他们,尤其现在是互联网世界。100年前的生活形态,与三四千年前分别基本不太大,但现在两三年就变。教育制度是培训怎样的孩子,怎样适应未来社会,怎样有竞争力,但我们给了这么多钱,回到一、二百年前工业社会的需要,如果我们的教育不是发展小朋友的兴趣,发展他的创意、领导能力、怜悯心、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将来无法生活的。
 
  iM:科技发展如何影响教育?如何影响学生的未来?
 
  张:电脑会做了很多现在人做的工作,科技去得很快,而我们的教育滞后,初时你不太觉,但科技发展的速度每半年Double,一路如是,就是Compound Interest(复息效应),教育与科技的距离就变得很大。小朋友将来长大,现有的工作可能没了一半,但会衍生另一种职业,好似Coding,写软件就等于以前的车衣工人,还有判断能力、热情、个性、创意都是未来需要的,但我们的教育在这方面有没有做?似乎没有,还要扯后腿,因为掌握资源的官员没有这样的Vision(愿景)。
 
  iM:将来社会的需要是什么?

 
  张:现在整天说A.I.(人工智能)来了,Robot(机器人)来了,做生意必定要在互联网,才有国际市场,到了国际市场,要掌握的语言是什么?就是英文,我很早赞成学校要教普通话,日常用广东话,没矛盾的,懂得英文、普通话、广东话,差不多是世界的七、八成,机会自然更多。英文不是属于英国、美国的,是属于世界公民的,大家因缘济遇用英文作为沟通工具。
 
  iM:香港经历多次教育改革也没有改善问题?
 
  张:这就是计划经济与自由经济的分别,政府要做事情,但永远做不到市民需要的,等市民去做啦。最好是学券制,政府给钱家长选一间适合自己小朋友的学校,要有多元化的学校,当然有些会是名校,但有些可以是艺术、有些是科学的,(政府)应鼓励学校多元化,而不是参只脚进去,拿着钱体现自己的权力。
 
TSA令教育生态变差
 
  iM:如果你是教育局局长,第一件事会做什么?
 
  张:我会限制教育局的规模,将省到的资源分给学校,提供多元的教育,只是做一个指引范围,即是画好马路上的线,令道路平顺,让车自己行,不是派所有司机来带你走。



张坚庭形容吴克俭的角色是为执行政治任务,又说教育局设计课程的官员伤害了香港小孩而不知。


  iM:你是否认为TSA(全港性系统评估)是近十多年最失败的教育制度?
 
  张:是啦,TSA好简单,问题是教育局不承认,说原本是一个参考,但肯定不是,校长老师知道你拿这个数字,说个别学校未达标,未达标就Downgrade(降级),家长不来,要杀校,他(校长、老师)就没事做,局住要练学生,这么简单的道理还要拗么?这个台底的Hidden Agenda令生态改变。TSA是了方便教育局评核学校水平,这是很多余的,老师日日与学生一齐,评核不到学生水平?
 
  iM:TSA令你最担心的是什么?
 
  张:一般人不是很明白心理健康,小三要考,小一、小二开始努力,小孩子的情绪因此有焦虑,他们觉得爸爸妈妈是对自己好,老师是帮自己的,慢慢会将焦虑合理化,而这种焦虑不是一个人,那种张力是在整个家庭内,处理得不好就有很多破裂。
 
大学招生标准已落后
 
  iM:文凭试(DSE)又有什么问题?
 
  张:我觉得陈美龄可以做教育局局长,她说得很合理,大学得一个评选方法,几科就决定可不可以读大学,这个标准很落后。大学联招不需要统一,由学生自己选择,学校有某个权利,设定标准,可以考两三个小时写文章去看一个学生,可能他的成绩不好,但有很出色的观点,表现到领导能力、决断能力或创意的都可以收。



早前传言陈美龄会出任新一届教育局局长,社会意见各走极端。


  iM:香港的教育制度是不是没有优点?
 
  张:当然有优点,优点是老师都很专业,但现在的社会,有一个比较大的观念要改变,老师已经不是传授知识的必要人物,而是学生的同行者,大家在同一个空间里面学习,举个例子,我可以在Khan Acedemy学我以前最弱的数学,问题是要识英文,他用很多故事形式去教,有些美国老师都是这样同学生一起上堂,学生不懂,老师即刻处理。
 
饮茶“打底”教节俭
 
  张坚庭的大儿子刚刚开始工作,就在采访当日,他“提醒”儿子已长大成人,两个月后,便会剪掉他的附属信用卡,以往储起的利市钱将全数交给他,由他自己处理。从小衣食无忧的子女要独立,张坚庭却不担心,因为他自小限制他们的消费。



3名子女从不缺乏物质,但张坚庭就从小教他们消费前要精打细算。


  一家人去饮茶,张坚庭必定先点肠粉、饱点,“叫淀粉质吃饱先,不要叫些无谓的东西,贵呀,吃饱才叫奢侈的(点心),都吃不下啦。”两父子去Starbucks,儿子想独享一杯咖啡,先要听爸爸的一课,“两杯Cappuccino多少钱?当32块,但买一杯中杯两份分,可以省40%,而你要记住,每次你叫一杯给自己,你是永远喝不了。”到现在,两父子再去咖啡店,儿子有时只要一杯水。
 
  要教子女生活朴素,张坚庭说最重要父母能身体力行,最忌教一套、做一套,“(父母)不要自己上网看色情图片,但又叫他儿子不要看,没意义的,你都要自己相信才好教,不相信的,不教好过教,你教了之后,他还可以倒转来应付你。”
 
【营商篇】蓝海生意进军内地 悔恨走得太前
 
  除了《表姐你好嘢!》之外,表哥茶餐厅是张坚庭另一个为人熟悉的“标记”,他形容是电影的剩余价值。表哥茶餐厅在香港销声匿迹多年,其实一直在内地扩充,现时全国有30间分店,“(撤出香港)主要是租金,茶餐厅的Business Model是品种太多,品种多,存量多,一加租金,就吃了你的利润,利润开始跌时,不如关了,将精力放在大陆。”


  表哥在2006年北上,当时租金、人工仍不算高,可保持相对高的利润,投资了几间分店后,他试过一间铺蚀本数百万收场,后来见利润下降,于是决定改以特许经营方式运作,从此一劳永逸,“(特许经营)永远是正数,只是赚得多或少,蚀本是很难。”



表哥茶餐厅现在内地有30间分店,张坚庭表示,现时想与大集团合作,将品牌再度扩充。


以特许经营打入内地
 
  经营茶餐厅的过程,又令他萌生另一个行业,就是将戏剧融入职场,2002年经营至今,有逾万人上过课,也到过不同大企业、大学授课,后来更发展出英语戏剧教育中心,也以特许经营方式进军内地,“我是从事两个行业,一种是红海行业,血流成河的茶餐厅,但又发展了企业培训这个蓝海行业,成为我大部分收入来源,因为没人同我竞争,还可以由我定价。”张坚庭试过好几次想开拓蓝海,九十年代中期,他开设过媒体网站,8年前咖啡店还没现时般成行成市,他想将茶餐厅的水吧拆出做咖啡店,他认为最终都是“走得太前”而失败,“现在的网台、独立媒体如雨后春笋,不同观点的都有,水平愈来愈高,某程度上我是先知啦。”


子大女大重新做创作
 
  从电影跳入商界,再将两者融合,张坚庭说创作和创业有很多相似之处,“你要有分析能力,写剧本的剧情合不合理,什么场景、什么对白有什么回应,放在创业的角度,有些人做生意会用尽所有理由去瞒骗自己做一个错误的决定、投资,电影没有成功的方程式,每一个成功的导演都一定经历过失败,(Tesla创办人)Elon Musk和(苹果创办人)Steve Jobs都有失败的经验。”张坚庭在90年代初结婚,婚后逐步淡出电影圈,“看到自己的创作能力降低,结婚没多久,反正年轻时算是享受过成功的滋味,又享受过金钱的松动,不如放多些时间在家庭。”他说自己一直没有离开创作,也因为中途走过不同跑道,反而刺激创作灵感,现时子大女大,他又可以重出江湖。


【电影篇】搭档儿子再出发 电影非唯一出路


  最近张坚庭与两个儿子父子档为一个钟表品牌拍微电影,他与大儿子做导演,小儿子做男主角,总觉得张坚庭在这时候重出江湖,或多或少想扶植儿子,但在电影制作环境已大大改变之下,其实父子俩都是新人。“以前的票房已过去,在大陆又没票房保证,都艰难的,不过这种挣扎都是人生目标来的,成功会令人懒,现在整日在失败边缘,又会有多些创意。”庆幸现时不只电影一条路,微电影、网上广告等都是出路。



张坚庭在其执导的《表姐,你好嘢!》中饰演“阿胜”,在戏中因文化差异闹出很多笑话。



大仔张高铭与张坚庭长得一模一样,更同样喜欢电影。


出山最想拍真实版《寒战》
 
  大约10年前,张坚庭在内地执导过两部爱情电影,票房只是一般,之后没有再为电影执导,问现时最想拍的题材,他随即打开脑内的图书馆,向记者展示各式各样的题材,当中包括他关心的政治,“希望拍一个政治斗争、贪污的,好似《寒战》,但《寒战》有大陆市场,我那部希望真实些。”


  自从出现“合拍片”之后,投资者以大陆市场为计算指标,但要进入大陆市场,必须经过审查,哪些题材不可以拍、哪些人物必须恶有恶报,电影人都心中有数,但张坚庭认为,电影始终是商业决定,想要大陆市场,就要选择适应,与此同时,电影人也可以选择拍摄纯香港口味,找不到投资者,就要在香港集资、申请政府的基金,就如他想拍的真实版《寒战》,“好处是现在器材较简单,有心拍一个故事,低成本都有机会,市场化和个人化的电影都有空间。”从幕后人的角度,张坚庭说合拍片吸纳了很多电影人,包括美术指导、摄影等,“商业片在内地是有很大空间,队伍愈来愈专业,平均而言,香港是落后了,但香港电影人在很多大制作里面有很大空间、资源,给他们发挥创意,这是有利的地方。”




忧自我审查影响年轻导演
 
  拍摄《表姐,你好嘢!》后,张坚庭一度被纳入黑名单,因为内容涉及嘲笑公安,“以前不是那么容易可以拍政治片,要看会不会影响邻近地区关系。”前年上映的《十年》引来的风风雨雨,张坚庭说反映当时香港人对政治的积怨和焦虑,结果大受欢迎,引来中央的注意,他更担心事件影响年轻导演,“后来的导演有一种政治的自我审查现象,我相信都会有,拍的题材可能被人封杀,但封杀之后的好处,还可以一条心在香港拍戏,小制作都可以有伟大的作品。”

  转载自《iMONEY智富杂志》。

返回大国钱途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