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
Wealth 财智大国钱途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回归20年 英语商机愈做愈旺
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7-05-12 13:14:28

  1997年前殖民时期的香港,政府以英语为主要使用语言,华洋混集的背景,双语并用一直是香港最大优势。回归后,中文的应用与日递增,政府文件、会议开始重中文、轻英文,又先后在中学实施母语教学,在小学推行普通话教中文等,大力推动中文融入学校。有学者认为,香港拥有最好的基础发展两文三语,但似乎未能把握条件,延续优势;而随着内地经济发展蓬勃,内地游客涌港,有一段日子,港人一窝蜂去学普通话,希望“把握机遇”,英语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渐行渐远。
 
  至于港人英文水平是否下降,没有统一标准去量度,但可以肯定的是运用英语自信心大不如前,香港统计处在2016年发表报告,四成人自评使用英文口语和书写方面水平为一般,比起2013年上升5%,自评非常好及良好的则轻微减少,但无论是口语或书写,九成被访者认为英语依然是在职港人认为最需要学习及进修的语言,大比数抛离普通话。
 
  家长对子女英语能力要求更是不跌反升,英语起跑线愈来愈前,坊间学习及进修英文的教学中心、教材、名师有如雨后春笋,带来无限商机。回归20年,经常有指内地人能同时掌握普通话和英语,港人已失去优势,事实是我们不长进,还是制度有误?香港人又可以如何延续这个优势?
 
大律师转行做补习 林作解构港人英语问题
 
  林作早前毅然放弃执业大律师身份,转投补习社遵理任教英文,引起社会热议。不少人认为他降格放下专业光环转做补习老师,他却觉得这是职业歧视,“老师都是师,是专业人士的一种。若社会地位提升至律师、医师、会计师的级数,便能吸引到好的师资,学生水平自然提高。”他以自己曾就读的哈罗公学作例,老师薪酬虽跟当地专业人士相距甚大,但学校仍有三分一老师来自牛津、剑桥大学等名校。他冀望加盟补习社后能为教育界带来转变,以自己在英国留学的经验,传授学生当地文化之余,亦能提升他们的成绩。



林作否认有传媒报道指他因“等钱使”才当补习老师,强调在机缘巧合得知遵理正开拓海外升学课程,认为自己适合便加盟。他的教育经验虽只限于闲时在社区中心教授法律知识,但自信“够料”教学生。


港人学英文弃易取难
 
  14岁只身到英国寄宿学校留学,林作当时决心忘记所有在香港学习英文的方式,由零学起,模仿当地人说话的方式,连和香港人说话都用英文,渐渐他发现能够流畅表达所想,整个过程用了9个月。比起过去在香港学英文,他认为英国人说话简单直接,讲求实际,“香港老师教学生听不到对方说话时讲‘Pardon’,但英国人会好自然地讲‘What?’。”他认为比起外籍老师直接灌输英文知识,他能揉合两边文化,详细讲解两地异同。
 
  香港教育制度由小学到中学12年间,英文是主要科目,林作指港人运用文法上基本没有问题,但结构却过于繁复,用字偏向天花乱坠,便自以为英文好,导致辞不达意情况常出现。他以律师行业为例,法律英文较老派和规范,日常生活难以用得上,香港沿用的字词是英殖时期的,回归后一直未有革新。近年英国与时并进,开始使用简单英语(Plain English),香港未有跟随。他回港接受律师训练时,大感不适应,看到同侪的写法,每句也可以减省一半多余的字眼。句子长予人感觉英文水平良好,但却忽略了“Simple is the best”这个道理。
 
  这或归咎于填鸭式教育,港人从小经过五花八门的考试,书本范围上生字倒背如流,运用深的字词会让评审员刮目相看。他曾做过一份小三TSA模拟试题,要求写出海豚鳍的英文,名校毕业的他不懂,甚至连中文都不懂读,“小三学生连基本英文都说不好,认识Flippers(鳍)有什么用处?感觉似未学走就学跑。”
 
朱凯廸英文用字精确
 
  他从事教育是希望传递语言背后的文化,“好似外国人学广东话,只练发音不会记得如何讲,要明白香港文化先能够讲得自然。”有别于古希腊语和拉丁语这些几近绝迹语言,英文仍然在不断演变发展,不是靠死记硬背就可以学好英文。惟香港教育以考试为本,学生只能囫囵吞枣,他不认同拿高分等于英文好,但无奈地这是教育文化的问题,教育制度和文化环环紧扣,“改变不可以搞革命,只可以搞改革”,眼前能做到的是委任新的教育局局长上场,为政府带来创新想法和冲击。

 
  加盟遵理任教IELTS,林作自信这90小时除了可让学生打好考试基础外,还可以真正提升英文水平。牛津大学数学系毕业的他重视教授逻辑,理清逻辑文法便不会出错,亦可改善表达方式。香港人推崇英式口音,喜欢以此评论别人英语高低,他强调自己不是教贵族英语,好的英文不需要口音包装,他以立法会议员朱凯廸于去年接受BBC访问为例,“朱凯廸有浓烈香港口音,但文法完全无问题,用字好精确,是好好的榜样。”
 
  回归20年,普通话的重要性突飞猛进,不少雇主招聘时会列明要求流畅普通话,他指香港第二语言始终是英文,全球一体化语言仍是英文。在这个知识型社会,要获得最快最新的资讯,英文好的人会占优。但无可否认的是,中文重要性亦日渐增加,大律师刚执业时,他头两场官司都是使用中文审讯,他亦观察到使用中文审讯的案件比例愈来愈高。比起回归前,两文三语能力要求更高,惟他认为香港离双语城市愈来愈远,过分侧重于中文,英文水平大幅下降,“现实上九成的人讲中文,应用英文机会亦好少,大部分只限于商务电邮。”



朱凯廸于香港中文大学英文系毕业,去年接受英国电视台BBC访问,说得一口流利英文。(网上图片)


浸淫英语环境更重要
 
  在香港日常生活不难看到英文指示,走进餐厅也看到英文餐牌,却没有本地人用英文点餐。学生除了和外佣沟通,甚少在课堂外使用英文,“每日和家长或外佣讲不咸不淡的英文,其实对提升水平无帮助。”有人或会说这种不咸不淡的英文,可像Singlish(新加坡式英语)一样发展出Kongish(港式英语),他指要发展出Kongish不容易,也要对英文相当熟悉才做到,“我会形容新加坡人英文比香港人流畅,但称不上是正统英文。”
 
  要学好英文,不能单靠课堂,而是要浸淫在英语环境当中。他在英国读中学时,室友是日本动漫迷,每天坚持看片时听原音、看英文字幕,两年后毕业后室友虽从没正式学习过日文,但仍通过了能力试验。他不服气,去找日籍老师上一星期两课“鸡精班”,但两年后仍是毫无成果。他认为用对方法,就能事半功倍,而非死记硬背,盲目追求分数,因此他希望在课堂内给予学生接触英文的机会,鼓励他们看多点电影,从中发掘学习英文的乐趣。
 
  除了少应用英语和方法用错外,他认为现时学生过早学习英文。他有时听到小朋友一句内广东话、英文和普通话并用,感觉十分不自然,而且反映出小朋友用字混淆,三种语言都“半桶水”。林作妈妈不懂英文,所以14岁前他英文水平一般,反而让他更集中学习中文,到英国后才急起直追。学习语言并不是早学就能学得好,他认为小朋友吸收能力强,可先掌握一种语言,才去学第二语言。
 
港人英语5大问题
 
用字艰深
 
  用字太深,导致辞不达意。林作指可能因香港人自小从书本上学习英文,抱着炫耀的心态使用这些字词,但却忽略了现实上已经过时,予人感觉累赘。
 
表达䌓琐
 
  港人惯于机械式习语言,而忘记语言背后的逻辑性和实用性,有时将句子堆砌到天花乱坠,表达得太复杂,但实际上是多余,反倒还原基本步更能表达意思。
 
硬学口音
 
  有不少港人到国外留学,刻意模仿当地人的口音,他强调口音不是最重要,带有香港口音的英文也可以说得自然。
 
不理文化
 
  港人学习英文由教科书出发,通常透过老师教导,而很少尝试去理解英文的发展历史或文学,透过华人文化去学习英文,难以学习到正统的英文。
 
不敢开口
 
  虽然香港的法定语言是中文和英文,但日常生活中,除了和外佣沟通外,说的机会少之又少,导致要说英文的时候不敢开口,没有自信,解决方法惟有制造多点机会让自己练习。
 
港人多考IELTS 认受性高
 
  国际英语水平测试(International English Language Testing System,IELTS)由剑桥大学考试局、英国文化协会和澳洲教育机构合办,考核内容有聆听、阅读、会话、写作四方面,成绩分9级,有效期限为两年。IELTS认受性广,全球逾9,000所院校及机构认可,申请居留权和技术移民有一定IELTS要求。在香港,IELTS考取6.5分或以上,可等于入读大学学士的最低要求和政府公务员综合招聘考试的英文二级,不少机构招聘时亦考虑IELTS分数。
 
  港人于2002年IELTS平均分为5.58分,多年间成绩一直稳步上扬,2016年平均分达6.5分,介乎合格使用者(Competent User)及良好使用者(Good User)之间,在亚洲仅比菲律宾及马来西亚低。分数高低并不代表英语水平低,因为各地的考生人数及目的均不同,仅可作为其中一项参考指标。
 
Dr Max为女儿创英语教材 2万元创业到营业额数千万
 
  “用英文或普通话教英文,小朋友怎会听得明白?”儿童英语教材出版社Dr Max原主力代理英语教材,董事总经理兼创办人卢英杰和不少家长一样,为了让女儿学好英语,大洒金钱购入很多外国图书和教材,女儿到头来却不屑一顾,他惊觉就算花5万至6万元买一套教材,小朋友不理解、无兴趣,买来等于无用。坊间大部分教材来自外国、台湾等地,却没有以女儿母语广东话教授英文的,遂决定请来编辑、设计和录音老师,以粤语编制教材,配以卡通元素,提升小朋友学英文的兴趣。



和很多家长一样,Dr Max创办人卢英杰希望女儿英文好,更为她创教材,提升她对英文的兴趣。


  出版社在长沙湾一间劏房里开始,卢英杰请了两个员工,买入英文图书代理再分销,他看准英文在教育市场庞大,“大部分家长希望子女先学好语言,首位一定是英文,之后才是中文。”不出几个月Dr Max已经脱离劏房,搬到工厂大厦。
 
  Dr Max的创立除了希望帮助家长外,其实最大原因是为了女儿。创业时,女儿刚出生,出版社可算和女儿一同成长,每套教材他都找来女儿当白老鼠。初时公司规模小,遭不少零售点拒绝上架,他惟有一手一脚,一对一去理解客户需要,跟进学生的程度和推荐教材,亦会和家长分享育儿经,再附上女儿使用教材的方法,正因为他以用家身份出发,加强了产品的说服力。
 
粤语讲解每天只做4页
 
  卢英杰没有教学经验,所有教材都是启发自他女儿,透过她学习的过程,了解时下学生需要。他女儿当时在本地小学念书,除课堂外,没什么机会接触英文,读一页英文图书,可能只认识一个生字。英文是学校重视的科目,卢英杰和很多家长一样,想子女就读英文中学,惟女儿英文能力不高,入读机会微乎其微。他曾尝试过很多方法,女儿仍提不起兴趣,做功课时推推搪搪,他大感惆怅,“数学她起码认识数字,但英文生字对她来说很陌生。”于是他请来一位中学生每天帮她补习,令女儿成绩在短时间内大跃进,甚至现在能到英国升学。卢英杰明白到老师的讲解能力相当重要,“小朋友专注不到是因为老师讲课闷,若讲解得好,15至20分钟其实已经够。”
 
  这位中学生不断强调持续和输出才是学习英语的精髓,启发卢英杰创作了一套名为Electronic English的英语教材,这套教材加入卡通元素,分为不同程度,配以点读笔,学生只需要用笔轻触教材,就可以即时听到粤语讲解。特别的是,这套教材并不是钉装好的练习本,而是一张张工作纸,卢英杰忆述他曾买补充练习给女儿,她一看到就嚎哭,原来一本本的练习会让学生有压力,相反用纸张,学生会觉得更容易完成。
 
  “每天只需要做4页即可,不用做太多,因为小朋友专注力不高,做得太多对他们有压力,每日15至20分钟就够,当游戏玩完就算。”他强调题目数量不多,然而每题都是重点,务求让学生一听就明。每日做完工作纸,家长奖励小朋友一张贴纸,推动他们持续每天都学习英文,整个月下来可拼出完整的图片,主要希望家长多赞美小朋友,当小朋友找到满足感,就会自动自觉去学习。



 
过分要求物极必反
 
  Dr Max自2004年创立,由几万营业额到现在几千万一年,员工由两人到现在有90人。英文教材外,出版社亦将范围慢慢扩展至数学和通识。卢英杰指当时只以2万元开始事业,至今从未试过亏蚀。众多产品中,尤以英语教材最畅销,单是Electronic English就占整体生意额八成至九成,反映家长舍得花钱在英文教材,“英文是主要科目,中文、数学就算家长教育水平偏低,都有能力自己教,但英文却很难自己来。”即使出版社经历过金融海啸,他指生意不受经济大环境影响,一直稳步上扬。
 
  有些家长为求孩子成绩进步,不计成本,卢英杰指近年多了功利心态的家长,买了教材后,希望立即见效,又或者希望子女越级挑战练习,压根没有考虑到子女的想法,家长太紧张子女成绩,物极必反,看到的是小朋友愈做愈抗拒。卢英杰以过来人身份建议家长应多和小朋友交流,不开口闭口说测验考试,而是自然地将英文融入生活,多花时间建立英文游戏和活动,“和外籍老师逛街两小时,已经可以练到口语,而不是刻意告诉小朋友,今天要学习读音。”
 
曾推儿童理财书蚀钱收场
  
  记者访问时扫到书柜的一角,放置了一套理财小博士,好奇一问下,发现Dr Max除了学科教材外,也曾购入韩国生活类图书,再编制成中文版本,利用小故事教授正确的金钱观念、理财知识及消费观。卢英杰原以为香港这经济蓬勃的地方,家长应有兴趣教授子女理财知识,但销量却强差人意。他慨叹家长的消费心态仍以考试为本,较少购买对成绩没有帮助的教材。
 
田北辰义务代言惹纠纷
  
  Dr Max曾于2013年伙拍曾任语常会主席的田北辰和青少年勉励基金,推出“田叔叔英语学习计划”。田北辰以7,800万元义务代言这项计划,并全数捐出代言费以换取1,000套Dr Max免费教材给“N无人士”,让基层儿童学好英文。Dr Max多次利用田北辰肖像在网站宣传,让人误以为是该公司代言人。田北辰澄清他只是其中一款产品的义务代言人,并无任何金钱利益。Dr Max随后登报道歉,称田北辰只是“田叔叔英语学习计划”的代言人,宣传亦限于该计划采用的“电子英语”产品,并将网站上的宣传照片移除。




港人学英文演变史
 
80's




  ‧在八十年代,不少年轻人热爱听英文歌,港大毕业、曼彻斯特大学政治系硕士,现是英语权威的詹德隆于1987至1989年间为香港电台教育电视主持三辑《听歌学英文》,每次节目播放几首流行曲,从歌词中学习不同的词性(Part of Speech),亦会剖析歌词内容,将英文歌曲和学英文拉在一起,达到寓教育于娱乐的效果。节目更获日本国家放送局日本赏特别推荐奖,其后曾辑录成书,分成16章节。
 
90's
 
  ‧香港电台电视部于1992年至1996年制作资讯节目《英语一分钟》,由刘家杰主持,总共播出1,040集。节目每天播出一分钟,刘家杰以风趣幽默的形式,与观众讲解英语,亦会指出港人对英文的错误观念和常见错误等,是九十年代的集体回忆。
 
07
 
  ‧电子辞典兴起,当年学生几乎每人一台,尤以快译通和好易通最有名,刘家杰和郑裕玲也曾分别代言。学生不需再带沉甸甸的印刷本辞典,只需要使用电子辞典,就可快速查阅英文例句和读音。
 
Millennium




  ‧当时香港尚有会考和高考两次公开试,对公开试成绩相当重视,各大补习社看准学生功利心态,群出招揽,导致“补习天王、天后”崛起。补习社将老师明星化,以贴题和操练考试技巧为本。“补习天王”有市有价,现代教育曾高调登报向遵理补习名师招手,开价年薪8,500万元。
 
2010's
 
  ‧《反斗英语》由香港电台电视部制作,2000年播映,其后2010、2011及2016年播出续集。刘以达和Soler曾任主持,扮鬼扮马,以有趣的方法鼓励运用英语。



  ‧手机应用程式取代了电子辞典,电视和电台亦不再是唯一接受资讯的渠道,学英文转移至网上平台,近来最能掀起学习英语的兴趣代表有Facebook专页“萧叔叔英式英文学会Uncle Siu's British English Club”,接近25万人赞好。“萧叔叔”萧恺一拥有一口纯正的英式口音,经常拍片教英文,内容包括英国人怎样说香港潮语、英文名正确读音和英国文学共赏等。
 
殖民地打好基础设施学者:英语水平升世界观从此不一样
 
  在香港街头随处可见中英对照的路牌、告示牌、大厦通告等,出版过多本书籍如《行街学英文》的中文大学教育学院课程与教学学系名誉专业顾问施敏文,从小喜欢在街头学英语,正面或反面教材他都不会放过,他接受访问、出席讲座都喜欢用一个例子:“Beware of your head”和“Mind your head”,告示牌上的中文同样是“小心/提防撞头”,但两个写法意思并不一样,前者意思是小心头颅伤害你,后者是小心头颅受伤,两款告示牌见惯见熟,但察觉到有不同写法,因而寻根究柢的人并不多,他说在街上留意告示牌的中英文,不为挑剔错处,而是培养对语言的敏感度,对学习英语至为重要。
 
港人接触英语意愿下降
 
  近年施敏文留意到,在不知不觉间,社会上应用英文的比重愈来愈少,甚至准确与否,已不太多人在意,“(英文记者)褚简宁曾经提过,有政府官员不愿以英文回答记者问题,拒绝上他的节目,最近我收到一封有关信用卡条款的银行信,但话之后不会再寄英文版;我去做Gym、去图书馆,发现拿起英文报纸杂志睇的人愈来愈少;几年前我的学生在Facebook分享生活时会用英文,现在的学生多是用中文,现在的情况是(香港人)接触英文的Willingness(意愿)下降。”
 
  是不是香港人不再重视英文?也不是,在商业社会,很多人仍以英文沟通往来。根据香港统计处2015年的调查,15至65岁在职人士在公事上,使用英语的频繁程度远超普通话,例如与同事开会时必定用英语的比例,占5.2%,但必定用普通话的只有0.6%,与外界或客户开会时必定用英语的比例,占6.1%,必定用普通话的只占0.8%。在施敏文工作的中大,虽然中文的应用增加,但英文应用并没有随之减少;再看看家长们对英文学校趋之若鹜,英语仍是评价一个人厉害与不厉害的指标,“随着家长教育水平上升,他们想子女赢在起跑线,入到好学校,不会不重视英文,不计他们说的英文是否正确,但日常听到家长与子女讲英文的机会,比20年前多很多。”在大学教“未来教师”的施敏文有一位学生,现已成为英语教师,也送了两岁的女儿入学前班,或多或少反映家长的心态。
 
师资不够难教好英语
 
  不过,香港回归20年,不时有批评港人英语水平下降、香港学生英语水平不及邻近地区的研究,但政府公布的全港性系统评估(TSA)成绩、中学文凭试(DSE)成绩,以至本地大学生应考IELTS(国际英语水平测试)的成绩,每年考生的成绩却是相若,没有大跌,施敏文说,从学术角度分析,现时并没有客观数据,能够显示普遍香港人英语水平有否下降,“但从观察、观感上,香港人普遍用英文的意愿是降低。”他认为香港过去称得上为国际城市,社会上广泛应用英语是功不可没,直至现在,想入读大学、加入政府或商业机构获得一份好工,英文好仍然是一张入场券,偏偏香港在日常生活渐渐远离英语,对于有人归咎于普通话“盛行”,施敏文却不见香港人日常多用了普通话,“我只是觉得很可惜,除了新加坡以外,香港学英文的Infrastructure(基础设施)是全东南亚最好的,只要想学好,是不难的,这是殖民地留下的好东西,应该充分利用去提升英语水平,首先作为商业社会,英语水平当然是愈高愈好,其次香港人的英语水平提升,世界观都不一样。”
 
  施敏文早年在中学教英文,其后加入教育局审批教材,但大部分时间从事培训师资的工作,学校是大部分人学习英语的入门点,但他说,现实环境令教师难以教好学生,“学校内的教学以考试为本,目标明确只要令学生考试及格,TSA取得高分,而且教师的教担很重,备课的时间不多,有时候,教师步入课室,只能打开课本就教,但教语言与其他科目不同,不可以只是讲,而是要提升学生对语言的兴趣和技巧,如果希望做到有趣味,便需要多用活动形式,但这些都要时间。”现在他不时受内地及澳门教育部门邀请分享,他说内地学生对学好英文的动机很高,教师的水平进步很快,其中一个原因是内地教师的课节较少,能有充足时间备课。
 
前教育署长余黎青萍:政府不重视英文
 
  前政府高官余黎青萍(见图)曾任教育署署长,在任期间咨询“教学语言政策”,即是一般称之为“母语教学”,母语教学有没有令学生英文水平下降,至今仍存有争议,但余黎青萍多次强调,政策的原则和目的都不为推广母语教学,只希望学生坐在课室不会因听不懂英文而打盹,浪费学习时间。“教学语言政策的目的是令学生更容易、愉快地学习,在免费教育制度下,明显地有为数不少的学生在学习英文是有困难。”她说政策推行之后,要成为英文中学,学校需符合3个条件:学生能力、教师质素和学校语境,与此同时,政府增拨了资源给学校加强英文科教学。




  曾在报章写专栏及出书教英文的余黎青萍认为,现代社会改变,全世界的人惯用英文缩写、符号来传送信息,加上普通话及其他语言在全球更广泛被使用,都构成英语不受重视的原因,但英文在全世界依然吃重,“很多网站是英文的。”在政府工作了超过40年,现为玛利诺修院学校小学部校监的她仍不时接触到政府发出的文件,她发现英文愈来愈不受官方重视,“政府及其他部门经常宣称香港是国际城市,但过往政府对内对外的文件和演说均备有同等分量的中英文,需要时设有即时传译。近年,我已很少在会议、传媒简介会、立法会上听到英语发言,政府培训课程、会议都倾向以中文为主,只有少数英文的字词或简介提供,这与政府官方语言政府背道而驰,也有违鼓励使用英文的说法。”她慨叹,现时提供资讯娱乐给非华人的媒体也减少,反映了现时香港人重视中文多于英文,“可能因为在社区、行政部门、委员会等的非华人成员减少,甚至已没有非华人,另一个原因可能纯粹贪方便、懒散,但基于官方语言政策方针,政府应该持续及均衡地用英语。”


英中=好学校?
 
  学校是大部分人学习英语的入门点,学生英语水平被指下降,教育政府、学校、师资等全部是矛头所指。在家长们的心目中,早已将英文授课的学校定性为“好学校”,但在1998年之前,官方并没有将资助中学以教学语言分类,直至1998年政府推行教学语言政策(Medium of Instruction, MOI),中学在过去3年,收取的中一学生中,有85%在小学接受评估时,属于组别一及组别二,才合乎资格成为“英中”,最终全港只有114间合资格的英文中学,当年部分以英语授课的中学未能过关,结果被迫“落车”。
 
  直至2010年,时任教育局局长孙明扬实施“教学语言微调政策”,将原本一刀切的“中中”、“英中”分类,改以中文班和英文班之分,以一班34人计算,只要有29人(即85%)属于组别一及组别二,便可以开办一班英文班,因此同一年级有分英文班和中文班,以不同语言授课,家长改以学校的英文班数目为选校指标,这亦是施敏文认为学校不会减少重视英语的原因,“学校都会想多收较好的学生,争取开英文班。”


  转载自《iMONEY智富杂志》。

返回大国钱途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