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
Blog 财金博客周其仁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考虑弗里德曼“学券制”
周其仁
作者:周其仁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7-03-24 13:14:28

作者介绍

1979年从农村考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工作于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和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发展研究所,在杜润生先生指导下从事农村改革发展的调查研究。 1989年5月后在英国牛津大学、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和芝加哥大学访问学习。1991年进入UCLA,后获硕士和博士学位。1996年春季起,分别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中欧国际工商管理学院、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和长江商学院任教。2008年6月起担任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2002年7月31日,弗里德曼九十大寿。他在芝加哥大学多年的同事、另一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贝克尔(Gary S. Becker)写了一篇祝贺弗老生日快乐的感人文章,历数有多少弗里德曼的思想对现实经济世界发生了影响。

  是的,弗里德曼不是学术象牙塔中的人。他的科学研究,旨在解释真实世界里的人类行为。科学之外,弗老身体力行,“关心时事,不热衷于政治”(舒尔茨语),一生参加公共经济政策论战无数。

  比较特别的地方,是弗里德曼关注经济政策向来只有一个出发点——怎样在特定的限制条件下增加普通人的经济选择。他不在乎任何权威的所急所想,从来不做“应景文章”。结果,反倒是弗里德曼的经济建议——而不是那些地位显赫的白宫经济顾问们的建议——产生了可传世的影响。

神来之笔

  在弗里德曼众多的政策建议中,“学券制”(school vouchers)的命运最为独到。这是一项于20世纪50年代提出的主张。半个世纪过去了,弗氏的其他建议——稳定货币供应的增长、建立个人养老金账户、废除浮动汇率、改征兵制为志愿兵制——无不对美国以至世界各国的经济政策发生实际影响。唯独“学券制”,至今只有一些小地方的局部试验。

  何谓“学券制”?这要从政府办教育的现代化潮流讲起。在这个潮流下,政府用纳税人的钱办学,免除教育的私人负担。因为“免费”,结果不但大大刺激起对教育的需求,且在全球风扫私立学制如卷席。当今除了美国等少数国家公、私立学校并立,多数国家都是公立学校占绝对地位。就是在美国,私立学校与免费的公立学校竞争,也只有在高端市场上才容易站住脚。大多数普通家庭只好选免费公立学校,难以问津收费的私立学校。

  公立学校成为世界潮流的主要原因,是巨额财政补贴的介入。但是,公学体制一统天下排斥了正常的竞争压力,搞教育的吃大锅饭、端铁饭碗,结果花费不少而教育质量不高。张五常阐释弗氏“学券制”时,曾把学校比之于酒家。他问道:要是顾客没有选择的权利,酒家的菜式能好吗?

  这是见怪不怪的奇怪现象:世上少有政府规定人们到哪一家饭馆吃饭,但差不多所有政府都规定孩子们到哪里上学、学什么、怎样学、由谁来教。教育服务真正的“顾客”——学生及其家长——没有选择权,这样学校的“菜式”还会怎么样?

  弗里德曼的经济学立场,不容他赞成政府办教育。但是在讨论实际问题时,弗老退了一步来提出问题:如果政府一定要办学,哪一种办法更好?他的答案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学券制”——政府把资助公立学校的款项,全部以“学券”形式发给有学龄孩子的家长。家长们手持学券,在众多的公、私立学校之间自由选择。选中了,就拿学券付学费,而被选中的学校凭收到的学券到政府兑换教育经费。“学券”只能用于教育开支,保证社会用于教育的投资不被移为其他消费。

  如此简单的“招数”一经提出,引发争论之激烈令人不容易相信。不过弗里德曼的逻辑至今屹立不倒:增加了学生及其家长的选择权,各类学校被迫竞争图存,教育“菜式”的改善预期可待。

  无奈说理的逻辑是一回事,既得利益是另外一回事。贝克尔在纪念文章里认为“学券制”尚未被广泛接受,首先是因为教师工会的坚决反对;其次是在一些拥有较好学校的城市郊区,家长们担心推行“学券制”后其他社区的学生蜂拥而至。张五常认为在香港地区推行“学券制”的主要困难,是仅仅基于某些局部试验,不容易使家长们相信“学券制”的好处。

农村教育的困境

  弗里德曼到过中国两次,不过好像没有机会去农村一看。他应该不会想到,他的“学券制”可能在中国农村大有用武之地。

  这缘由不是别的,而是我国农村教育面临的困境。主要包括:

  (一)国家通过了普及九年教育的法律,但财政并没有准备好办普及教育的预算。平均而言,农民家庭负担着教育经费的大部分。越是落后地区,农民负担教育费用的比例越大。去年《南风窗》杂志报道,西部一个地方农民交纳的学费的一半,被上级教育机关提走当做“管理费”。地方首长挪用农民学费办“政绩工程”,时有所闻。
 
  (二)农民在纳税之外负担教育经费,是通过“集体经济”被征集的。如此一个转换之后,虽然办学资金出自农民,但学校却是国家的或集体的。农民家长对学校事务没有话语权。无论教学内容、教学质量、校舍规格、老师待遇,一概由“公家决定”。想想看吧,要是农民有话语权,怎么会如此大面积拖欠乡村教师的薪水?五千年中华文明,从来没有家长亏待教书先生的记录!

  (三)靠城市和境外人士的捐赠——就是每一分钱都用到了农家孩子的教育上——对于解决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农村人口的教育,仍然是杯水车薪。不是全然于事无补,而是靠别人的善举来大规模完成农村人力资本的投资,不是现实之策。

  这不是说农村教育一无是处。同印度相比,中国农村教育的普及率,可以让人感到骄傲。但是在多年国民经济高速增长、城市化加速、“世界工厂”已成大趋势的背景下,农村教育的“拖后腿”态势是不容否认的。

考虑“学券制”

  因此有识之士无不大声疾呼,政府要重视农村教育,财政要增加农村教育的投入。前年中国要签世贸协定,据说发达国家“压”中国政府承诺对农产品的补贴要低于一般发展中国家的水平。我们北大的卢锋教授建议,可以承诺减少补贴农产品,但同时加大对农村教育和科研的投入。卢教授的意见获得许多人的赞同。

  问题是,现在政府补贴农产品的水平据说只有2%——如果把本该由财政出,而实际上由农民负担的钱财全部算到一起,“农补”说不定还是负数。就是说,增加农村教育投入,还不能完全靠转移现有农业补贴,必定要琢磨到哪里切出一块资源,充作农村教育经费。

  我以为,问题可以倒过来想。先想农村教育的钱怎么花,再想钱从哪里来。讲到底,“钱从何来”的选择性并不多。横竖“羊毛出在羊身上”,国民教育的钱终究由国民来承担。但是,以不同的方法办教育,效率的差别天上地下,筹款的数目和难度也截然不同。

  应该先问:如果社会有一笔钱可投于农村教育,怎样的投法比较好?这一问,我们不由自主就考虑到弗里德曼的“学券制”。

  本文系旧文,成文于2002年8月2日。


  本文转载自财新网周其仁博客。

返回周其仁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只看作者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 2017-04-06 11:51:28可能性很小,变相涨价你就搞不定。还不是完成一样,最后假如每人10份,变成先交10份,剩余照旧。关键是对教育的考核和监管不是学生和家长做的。
    就和现在只对上级负责一样。这个理论缺陷不是一般的大,最后就和医疗一样。
    [回 复]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 lao-zhu:帮衬了李锦记二、三十年,所以我都有一份㗎。哈哈…

    特朗普交易成为特朗普风险02:27

  • 绿豆:反抗强拆,用枪威胁政府官员。 美国内华达州抗议者被判68年。 Bundy follower gets 68 years for role in armed Nevada standoff https://www.yahoo.com/news/bundy-follower-gets-68-years-role-armed-nevada-214641764.html

    特朗普交易成为特朗普风险02:06

  • molamola:穆迪降香港評級高瞻遠矚,睇得通看得透,還是美國人了解中國

    特朗普交易成为特朗普风险01:12

  • molamola:西九高鐵站一國一制將加速港資大撤退,外資將不作長線投資掠奪式操作,投資市場風高浪急。

    特朗普交易成为特朗普风险01:04

  • molamola:香港老字號醬油品牌「李錦記」,宣布以12.825億英鎊(約128億港元)收購被戲稱「對講機」(Walkie Talkie)的倫敦商廈Fenchurch Street 20號,打破英國單幢商廈的成交紀錄。

    特朗普交易成为特朗普风险00:58

  • 图图:对啊,互相清理,激烈斗争,最终这个阶层自己把自己人杀完了,空间才能腾出来,给充满活力的新的社会阶层。一旦停滞,他们和谐了,国家离长期动荡就不远了。武则天是想用类似朱元璋的办法清理掉军功贵族和士族贵族的,任用酷吏,杀了一批,结果最终在李隆基和这些贵族的合谋下失败了,于是很快唐朝就陷入了内战,军事割据,最终还是黄巢起来一口气把他们全杀光了。与其等黄巢杀,不如自己内部斗争逐步清理。

    特朗普交易成为特朗普风险00:51

  • molamola:割了這片地 像割了我忽肉 我愛我城。

    特朗普交易成为特朗普风险00:51

  • 沉默:转:太多人不知道什么叫政府,什么叫国家。国家是你我脚下的这片土地,它已经有了几千年。政府只是管理这片土地的那个组织,它根本就不是国家。 清政府灭亡了,但是这个国家还在;北洋政府灭亡了,但是这个国家还在。我很爱国,但是我不会爱清政府和北洋政府。这么浅显的道理,为什么就不懂呢?

    特朗普交易成为特朗普风险00:45

  • linuseful:现在你当权,你清除老旧的腐败势力,好像是百姓称颂。等到五或十年之后,后起之秀也要这样来清你,你会坐以待毙吗?好好想想这当中的利害关系吧,或许换个游戏规则对彼此都好也说不定。

    特朗普交易成为特朗普风险00:43

  • 沉默:转:国企腐败,不得不说对于国民的危害更大的是其本身。国企的资产理论上属全民所有,但它又从国民身上获取利润,这些利润名义上也属全民所有。可谁会愚昧到用自己的钱成立一个组织来赚自己的钱?真正现实就是国企从国民身上榨取巨额利益,为政府输送,维护其极权统治,同时还养了这帮贪官污吏。

    特朗普交易成为特朗普风险00:38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