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
Blog 财金博客郎咸平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新经济其实没有颠覆什么
郎咸平
作者:郎咸平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6-09-05 13:37:12

作者介绍

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公司治理和金融专家,主要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破产等方面的研究。郎咸平用财务分析方法,痛陈国企改革中的国有资产流失弊病,质疑某些企业侵吞国资,并提出目前一些地方上推行的“国退民进”式国企产权改革已步入误区,引起巨大的影响,被称之为“郎旋风”。2010年被30多万网民自发推举、票选为“中国互联网九大风云人物”之一。

  互联网的技术催生了整个商业模式的改变,而且全球过剩的资本都在饥渴的寻找新的增长点,所以所谓的互联网创业就成为一个新的增长点,大量资本涌入,因此爆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互联网创业高潮。在这种漫天的概念炒作下,孕育出一大批野蛮生长的互联网企业,比如说大家所熟知的O2O、P2P,还有自媒体,共享经济,BAT,甚至如果加上乐视的话就是TABLE。这些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创业者认为,互联网正在以摧枯拉朽之势冲击着所有的传统行业,所以互联网思维能够彻底改变传统行业的业态和格局。

  在我看来,我倒认为这些新兴的互联网产业正陷入一个布满鲜花的陷阱,而无法自拔。当盛业结束之后,整个社会会因此付出沉重的代价。O2O、P2P这类互联网企业的出路在哪里?坦白讲只有两个出路,第一个继续跑马圈地,做大规模,忽悠更多的风投进来帮你烧钱。第二条路从此以后正式理解什么叫做行业的本质,这个本质是不受互联网所颠覆的本质。

  在金融业,什么叫风险控制?就是起大风之前能够安全回来就叫风险控制。为了达到有效地风险控制、确保你的债权,所有的分析工具都和传统是一样的,所有的流程控制和传统也是一样的。因此在金融行业互联网思维什么都没有颠覆。

  媒体的本质是什么?只有一个就是内容。现在蓬勃发展的自媒体好像是非常红火,可是我告诉各位自媒体只是个过渡,下一步就是专业化的发展。自媒体要想做大,所有的约稿、写稿、编辑、贴图、视频剪接、美工等等都需要经过流程化、专业化的管理。只有在这种流程化、专业化的管理之下,才能够孕育出一个稳定高质量的内容。目前自媒体的整个流程和传统媒体都是一样的,互联网思维什么都没有颠覆。

  我有个著名的例子就是小米模式,其实根本没有小米模式,价格战模式才是个正确的描述。小米根本没有核心技术,只是购买了一些零配件,找代工厂组装成小米手机,透过互联网营销,低利润、高数量进行大规模的营销,利润只有2%。没有所谓的核心技术为什么能够成为中国数一数二的手机品牌呢?就是因为我们知识产权保护做的不够好,你一旦跨出国门进入国际市场,肯定会有麻烦。要晓得在手机这个行业,整个专利的问题像护城河一样又深又宽,你不可能轻易跨过鸿沟的。小米在印度所受的挫折,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造成的,这种是改变不了的。小米的未来只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个组建有效研发团队,从头开始做调研、做研发。第二收购具有专利权的国际公司。这两个出路会由互联网改变吗?不会!互联网思维颠覆事还是什么都没有颠覆。

  目前有20多家企业,包括很多互联网企业在研发智能的电动车。对此,我认为是无知者无畏!要制造汽车有多么的困难,其中的四大问题能不能解决?第一投入资金之庞大是你不可想象的,第二设计标准之复杂是你不可想象的,第三个技术壁垒之高也是你不可想象的,第四个供应链管理之难也是你不可想象的。要记住小米手机只有100多个零件,汽车不算螺丝螺帽有7000多个零配件。这四个难题要变得更加复杂,而这四个难题也使得电动车的鼻祖特斯拉目前还陷入困境当中。对制造汽车的这四个难题而言,互联网颠覆了什么?什么都没有颠覆!不管你是智能汽车,电动汽车都不能打破这四个难题,这就是答案。

  最后一个例子,制造业的未来是什么?互联网颠覆了什么?我们有很多企业、制造业正在艰苦地生存着,如果你们想一次又一次认为,只要带上互联网的光环就想脱离困境、脱胎换骨,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等待你的是死亡的哀嚎。举个例子,十年前我提出当时全新的观点叫六加一的产业链。在这个微笑曲线当中,最底下的价值凹地就是制造,在制造之外,有六大环节,包括产品研发、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以及零售。这六个环节都在价值高地。我们中国制造业就是价值洼地,只做制造,另外五个环境是全然不能控制。

  我们生产一块钱的芭比娃娃到美国就卖10块钱,这9块钱哪里来的?就靠这六个环节来的。中国制造只占1,六大环节占9。制造业应该怎么做?应该全产业链的发展。最近有几个好的案例,比如说美的收购了东芝的家电部门,海尔收购了通用的家电部门,还有富士康收购了夏普。这三家企业都是全产业链的收购,看到这种情况之后,我心里非常感慨,我提出的概念终于得到了验证。因此,对只在价值凹地的制造业而言,不是加上一个互联网的概念就能成功的,必须做全产业链的延伸才有可能成功。

  再想想,东芝干嘛把它的家电部门卖掉?通用干嘛把它的家电部门卖掉?通用还把它盈利最好的金融部门也卖掉,为什么?他们超越六加一产业链的思维走入了工业物联网,以及工业4.0的阶段去了,这才是制造业未来的希望,这才是制造业未来发展的路径。今天我给各位举例子的目的是说,我们愿意接受新的事物,我们知道互联网是个工具,但是要认清楚它的价值,不能够漫天散布互联网概念,到最后你掉入布满鲜花的陷阱,这对整个中国经济是负面的。

  最后的总结是,互联网新经济只是个工具,其实什么都没有颠覆。


  本文获作者授权,转载自极视传播。

返回郎咸平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只看作者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 绿豆:美国对中国在美收购案态度 US toughens stance on foreign deals in blow to China's buying spree http://www.cnbc.com/2017/07/20/us-toughens-stance-on-foreign-deals-in-blow-to-chinas-buying-spree.html

    科技指数重登顶 欧洲政策再摇摆(7月22日)02:29

  • 吉費:網客趁昆明展而起,傳來款識"大明成化年製"雞缸杯圖,洋洋大觀同器六份給我, 一眼清近年仿品,稍不同的是與常識品比較,器作使用了"姹紫"作彩,為此,他附姹紫料特徵自撰說明一份,要我熟讀.文中引用了孙瀛洲老前輩"逢姹紫必為成化"的研究成果,來對他的此藏瓷作"必為成化"的結論. 雖說又是一次小娃娃數泥沙的對"譜"遊戲,閑得來也是閑,我還是跟讀一下會更熟. 姹紫,澀而無光,那是真真正正的完全不反光,包括鏡下看到的凹凸,想用啞光來描述它都不行!當然,這是局限於瓷彩光的比較絕對而言,而不是純光學的"不反光怎麼會有影"的概說,再通俗地說,是色上沒有任何亮點聚射光為之成化姹紫.他的這件"姹紫"成化雞缸杯倒還真正做到了這一點,"姹紫"色上連啞光也看不見! ============= 我向他提供了我的結論,這只是調合色仿姹紫,哪些色滲調產生了姹紫視覺感觀我無法結論.但是,此項仿色的造作是該器窯工完成的最后一道工序可以肯定,那就是正常窯燒完成后出窯再填"姹紫"仿料,之后再次入窯覆燒,並且是低溫覆燒,溫度掌握在仿料未玻化之前的瞬息,達至澀而無光的效果,完成了此品. 我向他出了一項破壞性的餿主意以資驗證,那就是"摳",用指甲摳挖全器各彩,撼"姹紫"會易,撼其他彩難,因低溫膠著膚淺的原因,此色會浮而不實,易摳,故所以是仿作"姹紫". 希望他不要罵我.

    疑幻疑真鸡缸杯00:22

  • molamola:

    科技指数重登顶 欧洲政策再摇摆(7月22日)00:08

  • 绿豆:中国是美国未来的威胁

    科技指数重登顶 欧洲政策再摇摆(7月22日)23:48

  • TaoDong:结构矛盾一直存在,这是中国崛起后无可避免的摩擦。只是特朗普在佛罗里达会面之后,曾经有过一种蜜月期的期待,现在双方都明白了。

    科技指数重登顶 欧洲政策再摇摆(7月22日)23:43

  • molamola:眾所周知,松本亞彌華原名王亞辰,是土生土長的中國人。1988年出生的她,曾經也算是一名不錯的副攻苗子,身高達到了1米88,摸高達也有3米17。從一開始她就沒有留在中國打球的打算。她在美國大學留學,拿過傑斐遜大學校隊MVP,畢業後就直接去日本打球。

    科技指数重登顶 欧洲政策再摇摆(7月22日)23:08

  • 绿豆:中美结构矛盾。

    科技指数重登顶 欧洲政策再摇摆(7月22日)23:00

  • molamola:呵呵

    科技指数重登顶 欧洲政策再摇摆(7月22日)22:06

  • molamola:5月下旬國軍在澎湖實施「漢光33號」演習,其中扮演「紅軍」假想敵的海軍陸戰隊,在演習結束後,未稍作休息便立刻搭機前往夏威夷,與美軍的海軍陸戰隊進行混合編隊訓練,這是台美自1978年斷交以來,首度有完整編制的軍隊共同混編訓練。

    科技指数重登顶 欧洲政策再摇摆(7月22日)21:46

  • molamola: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臨終前的最後一句話是:“和平……奮鬥……救中國!” 1975年4月5日,蔣介石臨終前的最後一句話是:“反攻大陸……解救同胞……救中國!” 1976年9月9日,毛澤東去世,他臨終前的最後一句話是:“我很難受……快叫醫生來……救我!”(轉)

    科技指数重登顶 欧洲政策再摇摆(7月22日)21:40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