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
Blog 财金博客石镜泉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人仔vs卢比 谁更可避险
石镜泉
作者:石镜泉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7-09-14 08:21:38

作者介绍

石镜泉是经济通董事,经济日报研究部门主管,负责研究部门及副刊部的整体发展及管理。石老师拥有逾20年的媒体及出版业经验,现为《香港经济日报》、旗下杂志、及本网站的专栏作家。 此外,石老师曾出版多本有关投资、金融及财富管理的书籍,并经常在不同的投资及财富管理会议及讲座中担任演讲嘉宾。

  人仔与印度卢比这半年来各走了个不同的道路。


  近段时间以来,市场最大的“意外”无疑是人民币汇率大幅回升。8.11汇改2周年纪念日之后,离岸、在岸市场人民币的升值速度还有所加快,市场预期由空转多的过程也在延续。一些乐观的市场人士甚至认为,2年前完成与美元脱钩的人民币目前已经具备一定的避险货币特征,正是这个特征在主导市场近期乃至未来一段时间的走势。




人币新汇率机制站稳阵脚

  所谓避险货币,其实主要描述的是一种选择,即在资本全球化时代,某一种主权货币因为多种原因,在市场波动率上升的情况下成为资本的普遍选择。信用货币体系建立至今,有多种主权货币在不同历史时期不同程度地充当过这个角色。一般来说,成为市场公认的避险货币需要具备以下一些条件:货币政策独立、离在岸资本市场深度足够、资本管制相对宽松灵活等等。值得一提的是,成为避险货币跟经济基本面的关联度反而不大,最典型的例子无疑就是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元反而成了国际资本的第一选择。

  从这些条件出发,今年以来人民币确实带有了一定的避险货币特征。而其中的关键,是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在2015年抓住机遇率先求变,开始以自身经济周期为主进行定价。此后虽然经历长达1年多之久的贬值过程,但当整体贬值压力释放完毕之后,新的汇率形成机制跟自身经济周期相互融合的共振效应就逐步显现。只是这种转变静水流深,一度与市场主流的预期有很大差异,在执行过程中也不断遇到各种变化和挑战。今年随着美元升值浪潮的消退,新的汇率形成机制逐渐稳住阵脚,一些临时性的应变之策也终将迎来更有利的外部环境。


整体资本市场深度是关键

  独立的汇率政策意义有多大?看一看欧债危机之中的瑞士就知道了。由于货币统一,使得欧元区国家失去通过汇率调节外部失衡的能力,投资者当时除大量抛售欧元买入美元外,还有大量资金买入瑞士法郎,导致瑞郎急剧升值。尽管瑞士的优势还在于其相对宽松的资本管制,使得资金进出所需付出的成本相对较低,但在危机情况下成本并不是首要选择,瑞郎的3月期Libor(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当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负数,换句话说投资人宁愿亏钱买入,也要吃进瑞郎资产。

  如果再以美元作为参照,要想成为更多投资者接受的避险货币,整体资本市场的深度是重要的另外一极。在这方面,今年债券通的顺利成行无疑是另一个标志性的节点。存量规模接近70万亿的境内债券市场对外开放,令海外本币持有人能够有稳定的投资渠道,从长远看人民币在海外市场的接受程度肯定将会有所提升。这也意味着,全球市场如果出现极端波动,持有人民币将有更多的资产可供配置和选择。

  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无疑是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走势意外逆转的重要基础。市场是一个放大器,既会将缺点充分暴露,反过来也会让看似并不彰显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人民币未来是否能够成为国际避险货币,事实上并不是我们改革汇率政策机制的目标,但在全球资本流动变幻莫测的今天,只要我们朝正确的方向努力,也有可能迎来市场赐予的大礼包。

  央行最新数据显示,截至8月末,中国外汇储备余额增至30,915.3亿美元,环比增加108.1亿美元,增幅为0.35%,为连续第7个月回升,并创3年来最长上升周期。中金公司最新研究报告指出,中国8月外汇流出可能已经停止。短期内,外储水平有望进一步上升。在接下来3至6个月,中国很可能再现外汇流入。

印度废纸币拖累经济增长

  印度方面,其总理莫迪于去年11月推出个废纸币方案,其意是想将市场里的黑钱赶出来,但事实上是“奸人”都能成功地将黑钱、坏钱、贪污钱,转换成新的纸币,但印度经济却由去年末季的7.5%,回跌至2017年首季的6.1%,及第二季的5.7%,正是未见成效先打八十,印度卢比汇价亦明显地回软。

  人仔与印度卢比的发展得出一个明显结论,一个用了2.4亿沽空人民币7年的人仔沽空者Mark Hart,最近就不得不放弃沽空而败走,他接受Bloomberg访问的对话,无论讲的内情是真还是假,都值得投资者玩味。

According to Bloomberg, Hart's dedication to his short-yuan position left employees demoralized at his Fort Worth, Texas fund. Hart claims that his investing thesis was sound. His biggest mistake?Hart says he was "too early" in putting on the trade.

"His reversal hasn't come easily. From his base in Fort Worth, Texas, the hedge fund manager spent countless nights on the line to Hong Kong, parsing market news and exchange rates. At times, the stress took a toll on Hart personally and left his employees demoralized.

'I always thought we had a good risk-reward trade on, but we made a number of mistakes, including being way too early,' Hart, who started the yuan bet after predicting both the U.S. subprime mortgage bust and the European debt crisis, said in a telephone interview.' And now the world has changed.' "

Hart now believes that G-20 leaders tacitly conspired to a "Plaza Accord" -type agreement to stanch the dollar's appreciation while putting a floor under the yuan last February during a G-20 summit in Shanghai.

"In cool hindsight, the 45-year-old founder of Corriente Advisors sees last year's Group of 20 summit in Shanghai as a key turning point. Like many investors, Hart suspects the meeting resulted in a tacit agreement among world leaders to prevent the yuan from tumbling. He calls it China's "whatever it takes" moment - when policy makers resolved to prop up the currency at any cost."

The agreement has tremendously benefited China, Hart says.

" 'China now has the breathing room it needs to either temporarily stave off a slowdown with fiscal and monetary stimulus, or reform, grow and upgrade itself into the world's largest developed economy,' Hart said."

  一言括之,外汇市场不是2只货币的兑换这么简单的。

  编者按:本文只供参考之用,并不构成要约、招揽或邀请、诱使、任何不论种类或形式之申述或订立任何建议及推荐,读者务请运用个人独立思考能力自行作出投资决定,如因相关建议招致损失,概与《经济通通讯社》、《晴报》、编者及作者无涉。


  转载自晴报http://skypost.com.hk/

返回石镜泉
其它石镜泉文章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只看作者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 暂无读者评论!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