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
Management 管理/职场行政人员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土产工程师 凭电子书登陆20国
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5-03-16 07:01:20

   会考拿8个A、港大土木工程系毕业,朱敦瀚年轻时一直以为自己“好厉害”。“但当真正参与工程项目,才发现自己不懂的很多。”他不耻下问,但人人答案都不同,不知应相信谁。


   他惟有自己翻阅参考书和论文找答案,整理成的笔记却在业界传阅。他决心再进一步,8年间写出6本土木工程电子书,受众竟包括多达20个国家的土木工程师。


朱敦瀚说:“一个地方欠缺什么,什么就发展得最好。香港地少山多,所以斜坡工程水平很高,而且懂得在有限的土地做最多的事情。”(曾有为摄)


   朱敦瀚曾于渠务署、路政署、土木工程拓展署工作,防洪、建筑物料处理、修桥补路建码头,统统做过。“在政府工作,要管理整个工程项目,样样都要懂,什么项目也要做,哪怕你没相关经验。”


   工作需要,日以继夜翻查工程期刊,将心得写成笔记,方便自己也顺道助同行一把。“不论是香港还是外国,死人塌楼时有发生。既然涉及到人命,就没必要将心得收收藏藏,说不定能减少意外事件。”


藉帝国学院光环 突围而出


   大约2004年,已正式考到牌的朱敦瀚将久存的工程笔记整理成第一本工程书籍《实务土木工程问与答二百题》,以电子书方式,在同行间传阅。由于反应不错,他联络港大上载电子书,但出师未捷。“港大觉得内容深浅不一,难以界定读者群。”失望但不绝望,他转攻香港工程师学会(HKIE),经多番游说,终获答允精选24条答问刊于学会月刊上。


   有了发表地盘,开始有工程师透过电邮向他请教。“新丁和经验注册工程师都有。”朱敦瀚开始心雄,想连外国工程师也读到他的大作。于是先联络英国土木工程师学会(ICE),“对方问我多少岁、学历如何。之后再没下文。”说穿了,是觉得朱敦瀚未够班。“这也难怪呀!我只是一个学士毕业、几年经验的黄毛小子。”


   他转而向大学入手,竟出奇地得到伦敦帝国学院一位土木工程教授回复,希望将电子书传给学生阅读。“真的是好运而已,给我遇到一个不介意我年资尚浅的教授。”有了鼎鼎大名的帝国学院支持,ICE愿意再次审阅电子书内容,并将之放上学会网站。


   他继续“希望工程”,向各国工程师组织叩门。虽然有帝国学院和ICE的光环“加持”,但回音杳然,尤其是在英语非母语的南美国家。而且土木工程牵涉人命安全,书中内容须经当地专业人士审核,例如澳洲,他足足用了5年时间才竟全功。“我的电子书有11个部分,涵盖不同工程范畴,他们没有评审员可以审阅全书内容。”但他没放弃,每半年就问对方一次,最终如愿。“当时日本、德国等已经将我的书放上网站,澳洲工程师学会可能认为‘衰就一齐衰’。”


8年写6书 冀当业界李时珍


   2004至2012年间,朱敦瀚共写了6本工程电子书。搁笔2年多,只为当了第2任父亲。“空余时间都用来带小朋友、帮他们报学校,又要亲子阅读,再没时间写书了。”说时一脸满足。“写了这么多年书,也想试试用别的方式跟年轻一代分享,例如搞座谈会或者学习小组之类。”


   他想当土木工程界的李时珍。“或许10年后再执笔吧。效法《本草纲目》,不再以问答方式表达,而是详细地写任何工程项目,例如桥梁,我就详细写每一项我所认识、有关桥建筑的东西。”他说。


环球工程师 电邮“问功课”


   朱敦瀚跟世界工程组织联盟(WFEO)合作,向联盟会员解答工程问题。来自世界各地工程师的提问,也成了他撰写后来几本著作的灵感。


   他每天约须回复5条工程师问题,一般有3条是他能轻易解答。“我有一个数据库,收藏了许多工程论文期刊,大多数问题我只要翻查书本论文即可解决。”剩下的两条,他或许要多花时间搜寻数据,或许深奥得连一点概念也没有。


   “曾经有印度工程师指,印度正研究于石屎中加入头发,看看能否改善石屎耐用性和硬度。他问我意见,但我实在不懂解答,因为这技术我闻所未闻。”被考起怎么办?“惟有坦白跟对方说自己也不太肯定答案,但会尽量找些可能有用的数据。”


   他又指,不少问题是图文并茂的实况题,例如某地方石屎有裂痕,应如何处理等,这时候处理须格外慎重。“因为真的出现了须实时处理的问题。如果我随便响应而对方跟着做,随时会出事。”


自嘲脸皮够厚 万封电邮自荐


   至今约有20国工程师组织或学院上载了朱敦瀚的工程电子书,包括新加坡、德国、肯尼亚等不同发展程度国家。


   “多年来我写过逾万封电邮。”他自嘲厚脸皮,“发封电邮而已,就算遭拒绝我也没损失。个个国家都有土木工程师,为何要花时间理会我这个香港人?”
坚持到底,他有以下两个心得:


   (1)失败了,要思考失败原因。“如果对方觉得你年轻没料到,那就给对方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2)自信尤其重要。“我花很多时间翻查论文期刊,愈看愈觉得自己不足,有时会怀疑自己的工程知识是否正确。这时最重要是消除怀疑,方法只有一个,就是寻根究柢找出答案。”


   曾先后于渠务署及土木工程拓展署跟朱敦瀚共事的Leslie说,他的电子书可谓新晋土木工程师的“考牌鸡精书”,“同为土木工程师,我难以像他一样看这么多工程刊物和写书,因为工作真的很忙!”


   (摘录自香港经济日报)

返回行政人员
其它行政人员文章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