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脉搏
Management 管理/职场办公室政治
打印logo打印本文章电邮logo字体:
【自找麻烦】说老板坏话的人
潘少权
作者:潘少权评论评论:点击率点击率:

发表时间: 2017-08-07 12:56:17

作者介绍

现为香港免费报章《晴报》总编辑。前职是美国《读者文摘》亚洲区中文版总编辑,负责香港、台湾和东南亚业务;并兼管国内版权合作项目《普知》的编务工作。他是资深传媒人,在职香港经济日报集团时,担任《经济日报》副总编辑,兼任经济日报出版社副社长,并主编《ezone》和《置业家居》等杂志。他又是多本畅销书,如《九七日志之当年今日》、《驾车郊游指南》、《百年智慧•管理经典》、《一分钟管理》的作者。曾在中资、华资、欧资和美资公司工作,闲时喜欢读历史,钻研东西管理。

   “潘总,不要说是我说的,这个计划是不行的。”我在国内出版社工作时,公司的容副总和我往见客户时在车子上跟我说。


   他口中的计划是公司两大产品线之一,是我拍档着力发展的,而他是推动此计划的两个副总之一。他负责产品设计,另一副总则跟进销售和市务。

   我不置可否。他没理由不知道我的身份,怎可以在我面前批评公司的计划?他这样说,不是推卸自己要承担计划失败的责任吗?他毫不避忌地继续说计划的漏洞,以及公司过去两年,既未能堵塞漏洞,亦解决不了人手不足的问题。



   当年我刚和他去拜访一个很重要的客户,客户非常赞赏我们产品的优点,但对我们为产品提供的售后安排略带疑问。


   那时我已感到奇怪,公司的产品是市场上最佳的,用过的客户都强烈推荐,但怎么我们的销售却不升反跌,营业额急剧下挫呢?


   我一面听他说话,一面分析缘由。


   原来问题出在他和另一副总身上。负责销售的副总,以及产品设计的容副总先去拜访客户,推介产品,当客户对我们产品表示有兴趣时,副总的下属并没有即时跟进,致令定单跟不上,人家以为我们没跟进便订了其他产品。


   容副总是负责售后服务的,为客户提供售后服务和培训,但他和另一副总一样,对跟进工作毫不关心。


   我反问他:“你认为计划不行,你有否跟郭总说过呢?”郭总是我拍档、他们的老板。“没有。”“为什么?”“他是老板嘛!”“那你为什么跟我说?”


   “你是香港人嘛!明白什么叫做双赢的道理。”他仍是那副口甜舌滑的样子,我愈看愈生厌。


   我说:“我是个简单直接的人,最怕转弯抹角,你究竟想说什么?”


   他说:“我认为这个计划太有野心了,但公司调拨的资源不够,所以才迟迟不能在全省内铺开,我建议……”


   噢!狐狸露出尾巴了。他建议公司把产品设计和售后的培训外判予他经营,他说:“我要求不高,只是负责广州、深圳和潮汕三地便可,至于其他地区暂时帮公司做,待你们找到人手后,我才不做。”


   他果然是个有能力的人,亦看通此计划成败的关键,却不愿意付出心力去促成此事,原因不外乎钱作怪吧。“潘总,我一年只有二十四万元。说多不多,说少也是事实。”他装作痛苦不堪地说。


   我不清楚他把公司这计划拿去一块会为他带来多少好处,但肯定不少于二十四万元,若只是多百分之十至二十,他断不会提出这个要求。看来他是看准公司的弱点、现时的处境才敢于一击。


   说完他看着我,以为我会有话说,我笑着说:“你说的是大生意,我没资格跟你说,你还是跟郭总说吧。”我一招太极推手,把他推向死角。


   人性是很丑陋的,他的贪婪和自私完全掩盖了他的良知和智慧。人亦是十分愚蠢无知的,竟然会以为找我说一次便能达到目的。


   晚上我和拍档郭总吃饭时提起此事,郭总气愤地说:“他来了两年,一事无成,我就是看穿了他有想法,想自己去做。但想不到他会这么愚蠢跟你说。”


   我们没有再分析他为何敢于跟我说,只是很简单地决定了辞退他,而且是在第二天便辞退他,免留后患。


   “不过,他也做了一件好事。”我笑着说。


   “什么好事?”


   “他不是把这个计划所面对的困境说得清清楚楚吗?说到底他对公司还是有贡献的。”我笑着说。


   坏事变好事,他露出尾巴让我们快刀斩乱麻。那是解决了一个计时炸弹。


   当然,我又得收拾这个烂摊子了。

返回办公室政治
上传图片
仅支持JPG、GIF、PNG图片文件,且文件小于5M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立场 
登录 后发表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点击用户名可以查看该用户所有评论)  只看作者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顺序 ↓倒序
评论只代表会员个人观点,不代表经济通观点
登录 后回复评论,立即 注册 加入会员。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顺序 ↓倒序
12
more on Column 
新  一个月内新增栏目